冯鑫批捕,暴风集团距离退市只差一线!贾跃亭的学徒究竟输在哪里?

2019-09-03 10:55 | 达峰网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今日晚间,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被批捕,资本市场“监狱风云”又添一幕。

暂停上市乃至退市,对于暴风集团而言都已近在咫尺,面对“困局”7万留守投资者将何去何从?

冯鑫“终局”

昨日晚间上海传来消息,近日,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事实上,早在7月28日暴风集团已然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一系列消息显示,冯鑫出事与资本市场关注的“MPS事件”有关。就在早先,光大资本该并购项目的主要负责人项通,已因涉嫌收受贿赂被公安机关批捕,涉案金额逾千万。

今年以来暴风集团负面消息频出,资金链断裂、欠薪等传闻不绝于耳,但真正成为压垮其最后一根稻草的还是“MPS事件”。

2015年时的暴风凭借TV业务重又崛起,冯鑫一心模仿山西老乡贾跃亭搞生态化反,看到乐视体育估值百亿“心痒难耐”。于2016年2月,暴风集团作为LP出资2亿元,旗下全资子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光大资本作为GP发起设立并购基金收购了估值14亿美元的全球体育版权市场龙头MP&Silva公司65%股权。

但事实上,MP&Silva公司持有的体育赛事版权在并购时均接近到期,存在巨大风险,尚未置入上市公司便“暴雷”破产,最终使得上述并购折戟,除了相关理财投资者蒙受损失四处走访控诉,根据条款兜底方光大资本(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也需承担逾30亿元赔偿。

然而随着事件发展,真相逐渐揭开才发现并购失败并非偶然,在该基金进行52亿元融资的过程中,冯鑫可能存在行贿行为。

此前传闻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系光大证券报警,虽然遭到对方否认,但无论如何二者均已深陷同一旋涡。就在今年5月份,光大证券旗下的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暴风集团及公司CEO冯鑫提起了“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赔偿金额7.5亿元。

作为贾跃亭最“忠实”的模仿者,冯鑫最终带领暴风走上了与乐视相仿的败局。

出表的暴风TV

冯鑫和贾跃亭是山西老乡,冯鑫也一度把贾跃亭当做学习的“榜样”,他提出过类似于“乐视七子”的 “DT大文娱”战略,打造围绕PC、手机、VR、TV,打造影业、体育等内容的生态圈。

然而在追逐风口的路上,暴风集团可谓屡战屡败,唯一有些“名堂”就是TV业务。从2016年开始,暴风TV就成了暴风集团仅有的优质资产,当年即为公司带来了9.3亿元的收入。

但随着传统TV巨头向互联网布局,以及小米、腾讯等巨头的先后入场,使得生态闭环并不完全的暴风TV陷入了价格战的“泥沼”,相对于竞品夸张的内容版权优势,自互联网在线视频时代就落后的暴风差距明显,很快败下阵来。

去年财报显示,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尽管暴风TV为暴风集团贡献营收9.38亿元占比超过83.23%,但由于一直处于补贴烧钱阶段,其亏损高达11.91亿元,直接将上市公司净利润拖累为-10.90亿元,同比骤减超过2000%。

究其原因,暴风TV的营销模式还是与乐视类似的“硬件补贴、颠覆传统”。但乐视一度是国内创投圈的红人,彼时资金供应源源不断,而冯鑫远没有贾跃亭的手腕。最终暴风TV在内容生态未形成的情况下,就贸然参与硬件补贴战,最终烧完了钱只换得无意义的销量。

而暴风TV的结局竟也和乐视TV出奇的一致,既是上市公司仅剩的优质资产,也是对于上市公司最大的负债。如果暴风TV不出表,那么暴风集团今年一季度净资产为-8.97亿,由于去年净资产就已为负,连续两年将触发退市规定。

而出表之后,公司净资产的负值将显著缩窄,但同样意味着上市公司将失去仅剩的优质资产。一季度在出表后公司净资产为-292.147万元,仅从数字来看的确保留了一线生机。

 

然而,在优质资产出表后,从上市公司层面而言暴风集团与乐视网均已近乎“空壳”。

试图通过债务出表施展“财技”的暴风集团,今年中报巨亏后净资产负值已扩大到11.85亿。在去年净资产已经为负的情况下,大概率将触发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的暂停上市条件,之后或将“被判”面临退市。

失败的模仿者冯鑫

几天前出炉的中报,暴风集团再度巨亏2.64亿,各项现金流指标均已在崩溃边缘,债务问题随时可能爆发。

一位业内人士评价暴风集团,早年转型太晚输给了在线视频;又模仿乐视做电视硬件,殊不知硬件依托的是内容和生态,暴风在这方面更是孱弱;一度试图通过购买国外体育版权来扩充内容,这不但是乐视走过的老路,而且暴风还搞砸了。

“如果非要问暴风为何走到这种窘境,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冯鑫本人,暴风这些年的发展和转型基本都是他在主导,他本人在公司内部也过于强势。”上述人士称。

并非一家之言,冯鑫的一位老友近期也透露,冯鑫曾说千万不要拿自己曾指挥千余号人的心态去创业,记住:“凡事只能靠自己。”

然而冯鑫却不是一位成功的“舵手”,在暴风集团上市之初就迷失在了资本游戏里,一度400亿元的市值让他浮想联翩,用一整夜的时间幻想出了一个模仿乐视的生态圈,但大多数模仿者注定是要失败的。

当然,他的失败也不是没有命运的选择。暴风完成拆除VIE架构后,早在2012年3月就提交了IPO申请,在正常情况下在2012年底暴风就能完成上市。没有预料到的是,彼时IPO突然暂停,而且一停就是14个月。暴风穷到几乎要卖身给阿里,因此也错过了整个互联网视频风口……

冯鑫曾赌上一切质押了自己几乎全部身家,眼睁睁看着曾经327元的股价进逼5元……就在7月份,他还在投资者集体接待日上,对担心暴风退市的投资者进行安抚,承诺加快产品结构化调整增加新业务,但如今他已经没有机会再来扭转这一切了。

有意思的是,和冯鑫一样留守到最后的还有6.86万投资者。尽管暴风集团的负面缠身,但从去年末至今公司的股东人数始终徘徊在7万人左右,并未出现明显减少。

据中报披露,今年上半年暴风集团的VIP付费用户数仅剩6.6万人次,从视频播放“一哥”沦落至此令人唏嘘。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