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辉开收购长沙宇顺,中植系身影闪现

2019-10-16 16:55 | 达峰网

一家连续5年亏损,净资产为负的公司,卖出4436万元高价。

买家是来自天津的上市公司经纬辉开,卖家是深圳的*ST宇顺,交易标的则是位于长沙高新区的长沙宇顺。

促成这笔交易的,是站在双方背后的中植系

中植系是谁?国庆节看过《中国机长》和《攀登者》吧,两部电影都有中植系企业参与投资。

中植系的实控人是解直锟,他的妻子叫毛阿敏。你不认识吧,认识你就暴露年龄了!

9月11日,买卖双方同日公告了此笔资产交易。甫一公告,就引来交易所的连番问询。

9月12日,经纬辉开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关注函一共5项,要求经纬辉开对长沙宇顺的经营状况、估值和各种关联关系作出说明。

*ST宇顺则在稍晚的9月20日收到了一封更为丰盛的问询函,问询函划分为三大类总计13问,主要围绕标的的经营、估值和关联发问。

经纬辉开虽涉关联交易,但毕竟是现金收购,故而压力相对小些。9月23日,公司对关注函进行了回复,并披露补充公告。

疑问更多的*ST宇顺最终于9月28日给出了答复,同时公告了再次修订后的重组报告书。

凭借这一操作,连续2年亏损的*ST宇顺有望年度扭亏,经纬辉开则将获得长沙宇顺的不俗产能。

对了,毕竟交易标的是一家长沙公司,收购方经纬辉开身上也少不了湖湘资本的烙印。

长沙宇顺连亏5年

*ST宇顺出售长沙宇顺颇有无奈之处。

今年4月,宇顺电子因连亏两年披星戴帽,更名为*ST宇顺。据半年报显示,*ST宇顺上半年继续亏损,且亏损额度逾4千万,退市警报拉响。

自知靠主营难以扭亏,管理层在6月启动资产出售计划,拟将自己的核心资产之一、全资子公司长沙宇顺打包出售,以降低自身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长沙宇顺于2007年7月6日成立,为上市公司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这是*ST宇顺在9月11日《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中》中的表述。

2009年宇顺电子上市之时,长沙宇顺就是IPO募集资金所投项目的实施方。在当时的显示面板行业中,新一代的TFT技术正在逐渐取代旧的TN/STN技术成为行业主流。

长沙宇顺,正是基于TFT技术的产能,承载着宇顺电子产能进化换代的任务。

自2007年7月长沙宇顺成立以来,宇顺电子先后为其进行了6次增资,实缴出资额度总计5.6亿。最后一笔增资发生在去年3月,增资额度为2亿元。

不幸的是,2018年长沙宇顺的经营并未因大手笔增资而好转,年度亏损7079万元,非但使得自身净资产再次变为负值,亦为宇顺电子2018年整体亏损1.54亿元贡献近半。

*ST宇顺在重组报告书中披露,长沙宇顺目前仍未走出亏损泥潭。今年1-4月亏损824万元,净资产-1071万元。

实际上,长沙宇顺已经连亏5年,2014-2018年亏损额度依次为4697万元、2.997亿元、6482万元、7134万元和7079万元。

数年来业务毫无起色的长沙宇顺,仿佛无底洞一般:无论宇顺电子怎样对其增资,他们都能在短时间内亏完亏穿。

严重的亏损使得本已陷入经营困难的*ST宇顺难以继续承受,资不抵债的账面,则使得*ST宇顺即使以1元卖出,多少也能够确认到投资收益以便实现今年扭亏。

实际上,在此次交易双方的公告书中,长沙宇顺的转让价格被定在4436万元,较账面增值5507万元。

这笔投资收益足以覆盖*ST宇顺上半年4153万元亏损,还为下半年留下了1354万元盈余。

实际上,*ST宇顺已在半年报中给出了扭亏为盈的三季度业绩预告。

可惜的是,由于转让长沙宇顺100%股权的进度延后,10月15日,*ST宇顺公告修正三季度业绩预告为亏损,“预计形成的投资收益将在2019年第四季度实现”。

另一方面,宇顺电子历年来对长沙宇顺亏损的原因多表述为“订单严重不足”

对于滞销企业而言,年末进行的、对包含备售商品在内的存货减值测试,往往是全年账面亏损的主要构成之一。

换而言之,*ST宇顺只要在年底之前完成资产交割,或许就能大幅减轻长沙宇顺给年报带来的负面影响,实现全年扭亏颇有希望。

然而,*ST宇顺已经是第二次出售构成重大资产重组的资产了。2016年出售的雅视科技和今年出售的长沙宇顺,都是*ST宇顺的重要子公司和核心产能。

两次断臂求生后的*ST宇顺可谓双臂皆断,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之中恐怕并无再战之力了。

中植系导演扭亏大戏

实际上,*ST宇顺与经纬辉开的这笔买卖并非一拍即合。

早在6月29日,*ST宇顺就发布了《关于拟转让全资子公司100%股权的公告》。8月15日,公司正式披露了《重大资产出售预案》,并于当日将长沙宇顺的100%股权作价4435.64万元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

与此同时,经纬辉开却正将精力集中在他们已折腾了近一年的定向增发上面。经纬辉开在2018年8月公告增发预案之后,终于在今年3月和5月分别过审和核准获批,进入到了询价与确定发行对象阶段。

8月26日,长沙宇顺公开挂牌转让截止,“仍未征集到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ST宇顺选择不再延期,终结挂牌,开始自行寻找合适的交易对象。

9月5日,经纬辉开终于完成了增发。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出资2亿吃下此次增发总额近半的最大认购者丰瑞嘉华,是中植系旗下企业。

巧的是,*ST宇顺的控股股东中植融云,正是中植系旗下企业。

就在增发上市短短6天后的9月11日,经纬辉开成为*ST宇顺寻找中的“合适交易对象”,以曾经未能挂牌成交的4435.64万元,向*ST宇顺购买长沙宇顺100%股权。

经纬辉开与*ST宇顺的这笔交易,是否与中植系参与认购有关呢?

这也正是深交所给经纬辉开关注函的第5问和给*ST宇顺问询函的第2问。

经纬辉开在关注函的答复中表示,丰瑞嘉华对定增股份的认购是“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做出的决策。其参与定增与本次交易不存在关联关系。”

由此看来,似乎是我们想多了。

但经纬辉开前脚完成定增,后脚即达成收购,如此完美地无缝连接,不得不令人浮想联翩。

类似的交易,对于宇顺电子已经不是第一次。

2016年,*ST宇顺连亏两年披星戴帽,危急中出售了全资子公司雅视科技100%股权。

故事的开头总是相似的。当年雅视科技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连续4次未果,起拍价从最初的约2.35亿一路下降到1.2亿元。

事情在2016年的10月底出现转机。*ST宇顺与一家名为华朗光电的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雅视科技最终作价1.7亿元,还高出挂牌价5000万。

有意思的是,华朗光电用于收购的这笔钱,全部借自*ST宇顺大股东的关联方、同为中植系的珠海中植产投清云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很难想象,假使中植系不借钱,华朗光电是否还会高价收购雅视科技。

订单不足VS提升产能

在中植系导演下,*ST宇顺甩卖亏损资产扭亏颇为无奈,接盘侠经纬辉开收购长沙宇顺则不无合理性。

虽然说在*ST宇顺看来,长沙宇顺是一个忍受多年的亏损源;但对于经纬辉开来说,这却是一个现成的新产能。

在9月11日的《关于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中,经纬辉开称,“长沙宇顺与公司所处行业相同,本次交易有利于公司在长沙宇顺现有的基础设施、设备、工人、技术积累等的基础上快速扩大产能”。

经纬辉开原名为经纬电材,是一家电磁线生产企业。在2017年8月收购新辉开后,业务拓展至数控显示领域,产品包括液晶显示器、触摸屏、保护屏等。

在*ST宇顺的2019年半年报中,对于主营业务的表述为,液晶显示屏及模组、触摸屏及模组、触摸显示一体化模组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实际上,*ST宇顺和新辉开都是从做触摸屏开始,随着行业一体化趋势,逐渐往生产带触控功能的液晶显示屏靠拢。

两家公司处于同一行业,生产产品、掌握技术也高度重合。经纬辉开此次收购长沙宇顺,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扩大产能。

与连年亏损的*ST宇顺不同,经纬辉开盈利颇丰,前景良好,正处于急于扩大产能的阶段。

另一方面,经纬辉开在市场策略方面更为偏向于对接智能终端,生产的触控显示模组尺寸偏大。长沙宇顺则以生产小尺寸触控显示模组为主,主要对接智能手机。

除了产品线存在互补,长沙宇顺作为共有人持有专利合计45项,在技术上亦对经纬辉开有互补作用。

唯一的疑问是,在经纬辉开手上,长沙宇顺能否改变常年亏损的尴尬局面。

在*ST宇顺的表述中,“订单严重不足”是长沙宇顺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

这在经纬辉开似乎不成问题。

根据2018年年报,经纬辉开“目前已成为沃尔玛、贝尔金、迈梭电子、伟创力、捷普集团、德赛西威、霍尼韦尔等世界500强或行业内知名企业的供应商。”

湖湘资本烙印

夸张一点说,把长沙宇顺卖给不愁销路的关联方经纬辉开,算是中植系的一次内部资源调整

实际控制*ST宇顺的中植系,一直以来都是资本市场的弄潮儿。

员工过万,参控股上市公司20余家,家大业大的中植系对亏损公司和问题公司情有独钟。

被深交所公开谴责的*ST美丽、资不抵债的*ST猛狮、踩雷“罗静案”的法尔胜、被实际控制人掏空的ST中南,还有半年报被独董反对的金洲慈航等,背后皆有中植系资本的身影。

中植系持仓之烂,令资本市场侧目。相应的,各种花样保壳玩法,也令人目眩神迷。

除了中植系,此次交易的收购方经纬辉开的背后,还打上了湖湘资本的烙印。

经纬辉开2010年上市,曾用名经纬电材。2016年底,经纬电材并购主营触控显示制造的新辉开后,更名为经纬辉开。

新辉开虽立足深圳,但在并购之前,两家永州的湖湘资本却为其前两大股东,其一为持有58.28%股权的永州市福瑞投资,其二为持有19.03%股权的永州恒达伟业。

经纬电材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将新辉开并入之后,两家永州公司就进入了十大股东列表。目前,福瑞投资持股2138.91万股,位列第二大股东;恒达伟业持有经纬辉开516.73万股。

虽然说,并购之后经纬辉开的实际控制权并未发生变化,但在管理职务上却做出了一个方向性的调整。

新辉开的老大,福瑞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陈建波,目前已从经纬辉开的实际控制人董树林手中接过了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代表的职务。

这一方面表明目前双主业的经纬辉开未来发展的重心将偏向显示触控业务;也意味着,新进入的湖湘资本,将在经纬辉开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经纬辉开增发7275万股,募集资金净额近4亿。参与增发的共3位投资者,除了中植系的丰瑞嘉华外,另外两名均来自湖南。一家名为湖南天易集团的公司来自株洲,一名叫艾艳的个人投资者则来自永州。

湖南天易集团耗资1.39亿认购2500万股经纬辉开,位列第五大股东。艾艳则豪掷6494万元,获得1170万股。

资料显示,湖南天易集团是由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出资设立的地方国资企业。早一阵,湘股策(xiangguce)曾经留意过另一家株洲国资的高超财技(详见《抄底式入主宜安科技,株洲国投账面浮盈9亿》)。

此次募投的“中大尺寸智能终端触控显示器件项目”,已确定落户永州冷水滩。这意味着,加上此次接盘的长沙宇顺,经纬辉开双主业之一的触控显示器项目的产能主要集结在湖南。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长沙宇顺在*ST宇顺手里是一块食之无味的亏损资产,到了经纬辉开麾下能否咸鱼翻身,并且如愿成为这家公司双主业战略的急先锋?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