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兴国际罗静被捕,诺亚财富34亿爆雷,京东卷入

2019-07-10 11:00 | 达峰网

北京时间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OAH)盘中暴跌逾20%,市值损失约五亿美元。当日美股开盘前,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其旗下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只为承兴国际控股提供的总额34亿私募基金出现问题。

目前,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因涉嫌欺诈活动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截图来源于诺亚财富公告

罗静被拘留后,承兴国际控股7月8日暴跌80%,当日开盘价为4港元,收盘报0.9港元,市值跌至9.7亿港元,蒸发逾42亿港元。7月9日继续下跌,收盘时0.660港元。

截图来源于东方财富网

受承兴国际影响,7月8日晚间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OAH)股价跌逾20%。

据悉,罗静是承兴国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同时也控制着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一家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两家上市公司。

2019年7月5日午间,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该公司当天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此前有传言称,罗静是在诺亚财富汪静波的办公室被抓,该消息还未得到证实。

但据相关媒体报道,6月19日罗静的资金流断裂后,罗静找到商界密友诺亚财富的汪静波,寻求新的资金注入。但遭到汪静波的拒绝,汪当场选择了报警,警方从汪静波的办公室将罗静带走。

罗静出生于1971年,今年48岁,香港籍,拥有香港科技大学MBA学位。在大学毕业后从事促销员的工作,1996年25岁的罗静创办了承兴国际,此后与百事可乐、宝洁中国总部和诺基亚中国合作,以后承兴国际逐渐壮大,并在2015年借壳上市。

在一次接受采访中,罗静表示,自从1996年创业算起,经历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18年的经济下行。而民企融资困难的确让她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

罗静被捕后,博信股份“一”字跌停,不过在7月8日,从跌停到涨停只隔了3分钟时间,7月9日收盘再次涨停。但同为罗静实际控制的承兴国际控股暴跌80%,蒸发逾42亿港元。

关于汪静波和罗静,有资料显示,70后的罗静和汪静波均为商界女性俱乐部“木兰汇”成员。去年两人还同场出席了2018年的商界木兰年会

诺亚财富是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母公司,也是国内最大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之一,管理资产逾1700亿人民币。创始人汪静波持有诺亚财富22.2%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这已不是诺亚财富第一次“踩雷”了,从辉山乳业,乐视,诺亚财富踩的雷越来越大了。

7月8日晚,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发布的内部信,信中诺亚实控人汪静波表示,该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实际控制人罗静涉嫌欺诈,被上海杨浦分局带走调查一事,提及承兴国际与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目前,作为这部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了各种法律诉讼,并致力于采取最佳行动,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

诺亚财富表示,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它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 2019 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诺亚财富将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尽全力推进事件解决。

据京东向财视传媒回应,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但7月9日下午,诺亚财富再次发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对此,京东回应,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与京东有一定的业务。表示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并认为歌斐对京东的起诉已经影响了京东的声誉。

京东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

1.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3.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在京东回应不久后,诺亚再次发布声明称,“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将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

双方你来我往展开交锋、各执一词。诺亚认为这次“踩雷”与京东有必要的关系,但京东的回应却认为与自己并无关系,且自己也是受害的一方。

网络上流传着一张这样的图。根据图片显示,是京东的一个应收账款转让确认函,涉及金额超过2亿元。该图反映的内容真实性以及是否与诺亚“踩雷”是否有关,目前还没有得到求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承兴国际和京东之间的合同是否涉嫌造假,双方均表示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诺亚再次“踩雷”,罗静的刑拘造成了三方的震动。

据悉,除了这三方,其实还有因罗静被捕除了牵扯到两家各自行业的巨头外,还有信托和证券公司也牵连其中。

根据财新网报道,此前罗静以广州承兴为融资主体,借助中国移动和苏宁等电商的应收帐款,通过多个资产管理平台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7%-10%。

较近的一笔是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8年8月发行了一笔产品规模5000万元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12个月,而目前即将到期。

据披露,此信托计划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同时,资料显示,广州承兴截至2017年年底,应收账款余额为74.8亿元,占总资产的70.62%,主要为苏宁和京东世贸两家的应收账款构成。

此外,此次罗静涉嫌金融诈骗案,据传拟被哈高科收购的湘财证券也有卷入,包括上面提到的云南信托也会收到影响。

如果消息为真,恐出现因此事件受牵连的第四、五家公司。这对于正在借壳哈高科寻求在A股上市的湘财证券尤为不利。此前它已经多次冲击A股未果。目前尚未看到湘财对外就上述事件有正式公告

34亿的爆雷风波尚未平息,承兴国际背后涉及的其他融资逐渐浮出水面,财视传媒对此将持续关注……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