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雪松信托特色金融的逻辑

2019-09-11 16:33 | 达峰网

每个人都有灵魂,企业也同样如此。

如果不能了解一个人的灵魂,就不可能理解他的行为。如果不能了解雪松控股的灵魂,也就不能理解雪松近期在金融领域一系列的动作。

雪松控股,这家连续两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的民营企业,它的灵魂是什么?

重构产业价值、坚守未来主义。

最近,雪松控股在金融领域动作频频。今年3月,雪松完成了对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并购。4月22日,雪松控股正式成为中江信托的控股股东,6月25日,中江信托正式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

为什么一家专注于大宗商品供应链的企业会如此重视金融?作为一家中国的民营企业,雪松的金融业务究竟要和主业产生怎样的协同效应呢?

为了寻求答案,我们不妨将目光转向雪松控股对标的企业—全球矿业巨擎嘉能可(Glencore)。

“雪松要做中国的嘉能可,光有供应链没有金融的支撑,产业很难做大,也不可能做成。”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坦言收购信托牌照的重要性。

◆ ◆ ◆

一、嘉能可、金融与大宗定价权

开放的中国也需要嘉能可这样的企业,而要成为中国的嘉能可,就离不开金融。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对大宗商品的需求量也逐步攀升,中国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数据显示,我国大宗商品总消费量约占全球18.7%,消费量占全球比重超过40%的大宗商品有8个,包括铁矿石、稀土、PTA、煤炭、甲醇、精炼铜、原铝、棉花等。

但由于国内矿产资源相对匮乏,且在该领域缺乏头部企业引领,中国在大宗商品国际市场的议价能力长期处于弱势地位。

尤其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下,中国谋求大宗商品定价权的努力正在遭遇更多挑战,亟需一批大宗商品龙头企业“走出去”,开拓全球大宗商品产业布局,解决中国制造业的原料需求,争取大宗商品国际定价权。

结合嘉能可在国际上成功的案例来看,要想掌握定价权,除了在大宗商品供应链领域有足够资源外,还必须在上游矿业资源和金融服务能力上,都具备较强的实力。

1974年,嘉能可在瑞士苏黎世注册成立,时至今日它已经成为是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2019年7月,《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嘉能可位列16位。

嘉能可不仅拥有良好的大宗商品业务结构,自产与贸易双轮驱动,同时配备完善的物流运输体系及金融服务能力,在大宗商品领域拥有相当大的定价权,为其业务发展形成了良好的支撑。

就金融版图而言,嘉能可集团下面有两家公司,分别为:嘉能可金融(欧洲)公司和嘉能可基金公司。嘉能可金融(欧洲)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注册在卢森堡,通过在欧洲市场发行债券等方式为嘉能可集团提供融资支持。嘉能可基金公司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主要负责美国市场的融资工作。两家公司一道,形成了嘉能可的融资双引擎。

以下为嘉能可集团的融资路线图:

在最新的财报中显示,嘉能可集团2019年上半年净债务增加了16亿美元,总金额高达到163亿美元。其中,也有中国公司购买过嘉能可发行的债券。

在2005-2013年间,充裕的资金让嘉能可在发展过程可以通过并购高速发展:

2006年,嘉能可(Glencore International AG)以6500万美元获得了Tennessee矿业分公司;

2008年,正当全球金融危机愈演愈烈之时,嘉能可突然对KatangaMining矿产发动收购,以5亿美元取得了74%股权;

2012年11月,嘉能可以1.60亿美元现金收购淡水河谷的欧洲锰铁合金资产;

同年,12月又以约60亿美元收购加拿大最大粮食加工商Viterra的全部资产;

2013年,嘉能可豪掷619亿美元(约4200亿人民币)完成对另一矿业巨头超达(Xstrata)的收购,这是矿业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使得嘉能可一跃成为世界第四大矿业生产集团。

通过金融杠杆,大宗商品领域的巨头嘉能可,控制了大量的上游资源,在全球拥有100多座矿山,为最大的锌生产商(占全球产量的15%)、铬铁生产商和电煤贸易商(市场份额高达30%),嘉能可同时还是全球第三大铜矿开采商、第四大镍矿开采商,并控制着全球3%的石油消费量。

今年8月,嘉能可对外宣布将于2019年年底逐步结束位于刚果(金)的全球第一大钴矿、全球重要的铜矿之一Mutanda矿的生产,钴价立即大幅反弹。2018年,Mutanda矿产钴2.73万吨,占全球供应链20.8%。

从1974年到2003年,“三十而立”的嘉能可开始通过金融助推,实现了飞速跨越的发展,并逐步掌握了大宗商品国际定价权。

同样的,从1997年到2019年,今天雪松控股已经羽翼丰满,实现了对有色、黑色、化工、能源等大宗商品品种的全覆盖,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较为丰富的矿产资源。在布局上游矿产资源的同时,雪松已经通过并购逐步补齐金融资源短板。

◆ ◆ ◆

二、雪松控股、信托与产业链金融的价值

雪松国际信托之于雪松控股,正如嘉能可金融和嘉能可基金之于嘉能可,意义不言而喻。

但与嘉能可的融资着重用于并购不同,“供应链金融+产业链金融”的特色金融之路,成为雪松信托发展的思路和路径。

今年7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简称155号文)。其总则即明确,银行保险机构应依托供应链核心企业,基于核心企业与上下游链条企业之间的真实交易,整合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各类信息,为供应链上下游链条企业提供融资、结算、现金管理等一揽子综合金融服务。

2018年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4.3万亿元,产成品存货4.31万亿元,这些资产缺乏流动性,使得企业无法实现有效的资金融通,降低经营效率。同时,2018年,商业汇票承兑发生额为18.27万亿元,较上年增加3.63万亿元,增长24.84%。

供应链金融发展的潜力巨大。

但是,涉足供应链金融的信托公司数量比例不足20%,即使有相关业务也仅充当通道角色。究其原因是产业经验不足,难以鉴别优质供应链金融资产。

张劲认为,供应链金融一定会由供应链核心企业而不是金融机构为主导,只能由核心企业在特定应用场景下才能够实现。核心企业不是通过传统的金融风控方式,而是通过信息流、商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这”五流“去实现风控,而传统金融企业做不到这一点,若仅仅凭借应收账款,很容易出现风控上的问题。

传统的供应链金融中,关于上下游所有企业的金融数据都是零散的,难以达到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控要求,这就要求更科学的风控评估体系,需要结合不同行业的特征,实事求是调整风险权重。

因此,金融机构自身从事供应链金融业务存在诸多痛点,比如确认贸易的真实性、双方确权时点的债权余额、动产流转与确权、存货价值等,由于没有相关经验,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成本,更重要的是难以拿捏、难证真伪,很多时候尽调仅凭融资人一面之词,甚至出现了一些伪造应收账款、假票据融资的反面案例。

比起银行、保险、信托等传统金融机构,雪松控股做供应链金融的优势很明显:雪松控股拥有覆盖全球的大宗商品供应链体系,尤其在化工原料方面已建立起全球化工供应链体系。

目前,雪松大宗多年来积累的上下游企业达8000多家。一方面,凭借近20年对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把握,供应链金融保持了零违约的记录,意味着这套风控体系经得起经济周期和产业周期的验证。

另一方面,强大的资源积累有助于雪松信托构建庞大的资产池,可以从资产池中打包优质资产匹配资金端(投资者)的需求,更好为投资者的财富实现保值增值。实际上,在未来优质资产越来越少的趋势下,优质资产池的价值正日益凸显。

此外,在雪松上下游的8000多家企业中,有很多都是中小微企业。如果能有更多的供应链金融产品,帮助供应链的上游企业盘活沉淀的资源,比如企业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下游中小企业自然也就有了活水,使整个供应链能够运转顺畅,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一直以来,产融结合都是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服务实体经济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供应链金融和产业链金融是雪松信托的主要发力点,这也是最有能力和把握去做风控的领域。”张劲表示,供应链金融目前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这也是雪松信托的机会所在。

◆ ◆ ◆

三、如履薄冰、诚惶诚恐,坚守供应链金融初心

8月23日,“雪松信托•鑫链1号”正式成立,雪松信托更名后的首单主动管理信托产品正是供应链金融项目。

雪松国际信托,以崭新的面貌在投资者面前亮相。收购中江信托,就是雪松控股夯实自身金融实力的重要一步,但是中江信托本身却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

比如,之前近80亿的逾期项目待处置,钱从哪来?会否会拖垮雪松?这成为市场所担心的焦点。

“中江信托股东缺位两年多,成为中国‘爆雷王’,接手中江信托,我们也是诚惶诚恐。”张劲表示。

针对媒体的疑问,张劲也给出了一个明确的回应:“收购中江信托的定价机制中,交易对价已经包含了处置不良的款项,如果说不良触发了对雪松信托净资产的减少,会相应扣减股权对价款。处置不良是整个中江信托收购的一部分,已经预留了足够的资金来应对这部分不良,整体没有超出我们的预算。”

目前,雪松信托已按承诺,在7月22日前组织全国过百城市的近2000名投资者收益权面签,并先行垫付逾期收益。与此同时,对逾期项目的梳理和处置也在全面展开,雪松信托专门成立了风险处置工作小组,通过实地摸排,制定“一户一策”解决方案,对仍有还款能力的融资人加大了催收力度。雪松信托官网显示,金龙80号、金马499号、金马382号、金马508号等已收回了项目逾期本金并兑付。

“尽调报告这两天会出来,理顺了中江的情况,下一步就是理顺经营的问题,应该说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些雪松信托发展思路和路径。”张劲表示。

打扫屋子再请客。

重新上路的雪松信托,寄托着雪松控股的希望。

但是,前进的路上,总不会一帆风顺。

近日,雪松信托发行的“鑫坤5号”,引发外界质疑和关注。其中最核心的质疑则是,产品材料显示募资资金的投向为中山“兰溪谷”项目,但该项目地块目前的楼盘名为“雪松君华-天汇”,楼盘的宣传材料上也多次出现了雪松控股。

9月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张劲直接回应了相关质疑。“中山‘兰溪谷’的项目,出于归集资金的考虑,雪松控股去年就转让出去了。”张劲表示,由于雪松在中山做的非常好,连续数年都是销售冠军,品牌优势很强,项目转让后受让者要求雪松做品牌输出,这在地产行业是通用的做法,也是目前“兰溪谷”项目沿用“雪松君华-天汇”名称的原因。

张劲称,雪松信托的本意是,因为雪松控股对这类项目十分了解,对底层资产的控制力也会更高,投资者的权益也更有保障,是一个三方共赢的产品设计。“雪松控股作为服务商来协助雪松信托的项目,也是雪松信托产业链金融的特色。”张劲表示。

对于此事引发外界的误解,张劲表示,“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情况下,产品解释还不够清晰,充分的信息披露十分重要,雪松信托做的还不够,我们在内部也做了深刻反省。”

外界的误解并未影响张劲做大产业链金融的决心,“类似的领域,比如地产业、文化旅游业,雪松控股都会提出作为服务商来协助雪松信托的项目,因为目前持有信托牌照的企业,真正有产业背景的公司寥寥可数,这是雪松信托的特色。”张劲表示。

风景虽在远方,道路却在脚下。雪松信托未来将在特色金融上走出怎样的路,值得业界期待。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