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过尹明善:力帆无力“扬帆”,老尹难言逍遥

2019-09-30 14:30 | 达峰网
  当53岁的曹操回首人生路,感慨万千吟诗一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时,而今,81岁的尹明善已深感“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份壮志凌云表象的背后,实际更多的是抵不过时间长河与历史潮流的无奈。
 
  在经历了5月沸沸扬扬的经销商维权事件、6月超6亿股股份被冻结,占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的97.28%,占力帆股份总股本的45.96%这一生存危机后,7月极其刺眼的销量成绩似乎在昭示着力帆的败局似已成定局。
 
  据数据显示,7月力帆传统乘用车生产34辆,同比下滑99.58%,1-7月累计生产17204辆,同比下降70.97%;7月销售传统乘用车678辆,同比下降91.43%;1-7月销售传统乘用车21436辆,同比下降66.16%。
 
  新能源方面,7月销售187辆,同比下降71.49%,1-7月累计销售1444辆,同比下降62.50%。
 
  明晃晃的数据、沉甸甸的债务,似乎都在向“老骥”尹明善昭示着四个字:无可奈何,无法挽回。
 
  辉煌过往,宛如大梦一场
 
  如今提到力帆,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它沉重不堪的债务。自2014年起,力帆的负债率就已经达到了70%,2018年更是高达75%。
 
  据数据显示,2018年力帆营业收入为110亿元,同比下降12.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3亿元,同比增长48.3%;扣非净利润则亏损高达21.49亿元,同比跌幅达1047%。
 
  看着自己一手创立而今却在疾风骤雨之中摇摇欲坠的力帆,已是退休在家的尹明善再也无法安心游山玩水、唱歌谱曲,重新回到力帆力图将其救于水火。
 
  恍若之间,不觉让人想到了20世纪初80年代末的那段时日,那时的尹明善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尹明善心想:“有志不在年高,姜子牙81岁出山,我今年41岁,一切都并不算晚。”
 
  而如今,已是年过八旬的尹明善终是“效仿”了姜子牙。
 
  的确,如今的力帆与过往的辉煌已不可相比。1992年尹明善带着“像骑士堂·吉诃德那样,手持长矛,向命运的风车挑战”的不屈与志向,创办了力帆集团,54岁的尹明善一头扎进摩托车制造业。

 

 

 

经历8年艰辛,62岁的尹明善在摩托车行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以20万元的资本将力帆打造成为了营收上百亿的产业集团,而尹明善自己也以5.5亿元净资产荣登2000年福布斯50位中国富豪榜。

要知道,在上个世纪80年代,重庆“摩帮”可谓是全国闻名,而“摩帮”的“带头大哥”就是力帆。可以说摩托车代表了重庆制造业的辉煌,而这场辉煌力帆则是功不可没。

不知面对如今的力帆,尹明善回首过往是否会觉黄粱一梦。时至2019年,这个名为“债务”的梦魇也始终纠缠着尹明善和他的力帆。

据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力帆股份的营收约为22.47亿元,同比降低31.07%;净亏损9720万元,同比下滑257%。

后继无人,“家族”思想根深蒂固

犹记得尹明善2017年退休之时,曾吟诗一首《谢客商》:“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而今回头来看,“后继有人”四字也着实刺眼,令人五味杂陈。

尹明善膝下有一儿一女,均在力帆担任董事职务,也兼任力帆控股旗下多家公司的董事。相比于女儿尹索微的低调,儿子尹喜地则是在网络上有着颇多报道,同时也有颇多争议。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似乎总有些异于常人的爱好,比如自称“惊喜哥”的尹喜地对于超跑有着近乎狂热的痴迷。

 

功过尹明善:力帆无力“扬帆”,老尹难言逍遥

 

 

2009年,在力帆集团投资俱乐部紧缩银根的背景下,尹喜地花了3000万买下一台布加迪威龙,成为中国第一辆布加迪威龙的拥有者。据了解,其车库中有30多辆豪华轿车,最贵的大约是50亿元。

有人曾算过一笔账,尹喜地买一辆价值5000万的豪华跑车,尹明善需要卖掉1000辆力帆汽车才能够赚回,更何况现在力帆早已深陷销售困境。

“败家”的帽子扣上来,有人也替其解释,称一切实际都是一场误解,尹喜地高价买跑车是为了给公司研究国外的技术,其将自己所购的豪车无偿交于力帆集团的设计师们进行研究和分析,以完善力帆汽车的不足。

但没有资金何谈技术,对于如今负债累累的力帆而言,这或许是个伪命题。而尹明善也曾公开表示,“我从来没有考虑指定儿子接班,他对经营企业的兴趣并不那么浓厚,不像我是个工作狂。”

现在想来这番话里又有多少无奈和心酸,曾经在尹明善手中有过辉煌的力帆,如今却后继无人,着实令人扼腕叹息。

 

功过尹明善:力帆无力“扬帆”,老尹难言逍遥

 

 

别无他法,尹明善最终决定选择外部接班人,然而一场曾经留下的阴影却又似乎在无时无刻左右着他的思想。

由于曾经遭受过背叛,尹明善对于中国职业经理人有着深深的不信任,曾直言:“中国还没有形成职业经理人市场。”

因此,虽然尹明善在退休之时将力帆交接给了牟刚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但时隔一年之后力帆又重新回到了尹明善手中,虽然是以“救火”出山,但对于2014年就已负债累累的力帆而言,尹明善的“出山”实际还是有些耐人寻味。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尹明善曾言,时任总裁的尚游和时任首席科学家的陈卫这两位“外姓人”是他心中的接班人人选。然而,这场“接班大戏”在两个月后便结束了,等来的是一份尚游的辞职报告,理由为身体原因。

在此之后,陈卫未能接班,牟刚接班又让位,尹明善依旧牢牢把握着“家族企业”的命脉。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2015年,尹明善做过两件事,点名尚游、陈卫为接班人,力求“去家族化”,然而结果却也已显而易见。

第二件事,乘着新能源的风口,尹明善将新能源汽车列为了未来发展的目标,计划2020年前推出21款纯电和混合动力新产品,实现累计50万台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

的确,力帆的新能源是有过一段好日子的,2015年,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4874辆,在国内名列前茅,这也让业内人士对于力帆的转型充满了期待。

 

功过尹明善:力帆无力“扬帆”,老尹难言逍遥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这一年力帆股份生产的新能源车中,2395辆不符合国家申报补贴的条件,涉及补贴金额达1.14亿元。为此力帆深陷“骗补”风波,财政部甚至取消了力帆乘用车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受此影响,力帆新能源车在2016年出现了断崖式下跌,2017年、2018年虽略有起色但也发展缓慢,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车市,力帆近乎已无翻身的可能,2015年的那场让人惊喜的销量成绩,更像是一场回光返照,昙花一现。

深陷泥潭,举步维艰,而尹明善也从未停止过自救。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尹明善在2018年末以6.5亿元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卖给了车和家,只留下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

此外,还以33.15亿元的价格,将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卖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斥资75亿元筹备搬迁新厂。

尹明善认为,搬迁后土地转让会有15亿至25亿元的收益,将大大降低资产负债率,对力帆的发债等都有着较大的帮助。

 

功过尹明善:力帆无力“扬帆”,老尹难言逍遥

 

 

可以发现,一直以来,尹明善都秉持着那句“手持长矛,向命运的风车挑战”的壮志,然而,车市的寒冬、力帆所出现的股份信用评级下调、融资违约、股票冻结等事件,均呈现出了内忧外患之窘境。

力帆走到今日,与其产品更迭落后、质量频发,以及尹明善的思想跟不上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这样的局面都怪于以为古稀老人身上,也未免有些不公。相反,时至今日,面对困境重重的力帆,年过八旬的尹明善还在咬牙硬撑,这无疑显现出了老一代创业者的骨气与精神。

但同时,挽救力帆之任全压于一位老人身上,也让人深感后来的力帆人无力扛起重任的无奈。

尹明善已是廉颇老矣,而力帆之败局似乎也无回旋的余地。记得尹明善曾在《谢客商》中言:力帆妖娆,老尹逍遥。

只是如今,无论力帆未来光明与否,也望老尹能逍遥吧。
本文转自:今日头条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