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系”债务压顶,千亿“诸暨帮”大佬难解困局

2019-10-08 16:34 | 达峰网

就影视行业而言,成功的公司各有各的心得,失败的公司却大多有相同的困局。前有唐德影视股价一落千丈,后有印纪传媒400亿市值灰飞烟灭。

股东减持,高管离职,市值蒸发,股价大跌,实控人质押套现,投资者关灯吃面……总有一款套餐适合影视公司。

不过,近日长城影视因为一亿元的借款纠纷,大股东长城集团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还是让资本市场一众投资者大跌眼镜。

要知道,作为“长城系”旗下上市公司,长城影视顶着A股“影视借壳第一股”的光环,实控人赵锐勇此前的小目标可是做“邵氏电影”,“在三年内总市值达到五百亿、五年内达到一千亿。”

赵锐勇还是千亿“诸暨帮”大佬中的一员,背后少不了浙系资本的支持,怎么就被一个亿难住了呢?

资本大佬“长城系”的钱花哪儿了?

一句话概括,这其实是个现金收购一时爽,一直收购一直爽,金融扛杆一断裂,还款就是没指望的故事。

长城影视一度是资本市场上的“撒币”狂魔。

2014年左右,正是影视项目和资本打的火热的甜蜜期。被堵在IPO闸门外排队的长城影视半路转道,借壳江苏宏宝(002071.SZ),成为首家在主板上市的影视公司。短短几个月后,在一众“诸暨帮”大佬加持下,长城影视又成功拿下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四川圣达(000835.SZ)将其更名为长城动漫。2015年,长城系又以5亿元控股“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

“长城系”债务压顶,千亿“诸暨帮”大佬难解困局

 

短短几年内,在长城影视实控人赵锐勇令人眼花缭乱的资产腾挪和收购手法下,迅速打造出拥有三家A股上市公司,一家港股上市公司的“长城系”格局。

具体怎么操作的,两个字,并购!!!

下图表格简单罗列了下长城影视这几年的收购历程,可以看出,长城影视这个“撒币”速度还是很让人上头的。奇怪的是,明明顶着影视公司的名头上市,收购标的却是广告公司、旅行社和影视城运营公司等。

“长城系”债务压顶,千亿“诸暨帮”大佬难解困局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让高密度的收购事项得以一路“绿灯”,长城影视绝大部分收购都采用了现金交易,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妥妥的提高了自己的负债率。2016年至2018年,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18%、75.7%和82.4%,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高频次的并购就此让长城影视走向千亿市值?

虽然业绩并表在数字上勉强过关,但“并购狂”长城影视身上更多“消化不良”的反应逐渐显露出来。

公告显示,除了业绩不达标以外,长城影视旗下两家经营广告业务的全资子公司核心管理层数人于2018年全部离职,相关业务只能由母公司长城影视代管。

而长城影视管理层与核心员工对广告营销行业的运营方式和盈利模式并不熟悉,导致两家子公司2018年度没有任何实际业务收入。

高管出走之外,目前赵锐勇手上所持有的“长城系”公司股权质押率超过90%,在股价持续下跌的情况下,爆仓风险不容忽视。

除此之外,债务逾期,控股股东股份被多次轮候冻结,2018年净利润巨亏,银行账户被冻结,子公司出售不顺,对长城影视来说,这个2019可是太“南”了。

影视公司上市的泡沫

不仅是对外收购事倍功半,自己的老本行也在走下坡路。

在上市之前,长城影视9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电视剧业务。中央电视台、湖南广播电视台等都是其主要客户。电视剧的质量和单集投入成本息息相关,长城影视的单集投入成本在行业内属于中上水平。

一位曾跟长城影视有过多次业务往来的业内人士告诉投中教育,虽然老板漫天撒钱收购,但长城影视资金一直挺紧张的,内里已经空了。

在其看来,长城影视在上市之前,核心资产其实就是赵锐勇本人,几乎所有赚钱的项目都出自赵锐勇之手。赵是浙江文艺届乃至国内文艺圈代表人物之一,国家一级编剧、作家。从体制内出来下海后,相关资源丰富。

不过,上市以后的长城影视主营业务毫无竞争力,曾经的“中国电视剧老大”影视剧项目基本上停止好几年了,现在宣传的都是四五年前拍的老剧,投资很少,回收也很少,都是低成本的剧。

“长城系”债务压顶,千亿“诸暨帮”大佬难解困局

截图来自市值风云app

2015年年底,赵锐勇辞去长城影视董事会董事、董事长职务,由儿子赵非凡暂替董事长职位。

相关人士透露,长城影视的公司管理简单粗暴,带着明显家族企业的风格,赵非凡只有高中学历,在影视圈完全是个行外人。目前长城影视董事长为赵锐勇的弟弟赵锐均,赵非凡为副董事长。

“长城系”债务压顶,千亿“诸暨帮”大佬难解困局

 

从不断爆雷的唐德,卖画解困的华谊,干脆退市的印纪,还有如今深陷债务泥沼的长城影视,为什么看上影视传媒类公司的投资者总是要“受伤”呢?

在上述行业人士看来,非实物资产的估值空间太大。市场对于影视项目的估值都有问题,传统的会计师审计公司资产,他们对于影视产品的特殊性,没有正确的认知,一旦被人利用,这个泡沫就可以被无限吹大,很好骗行业外的人。

当初借壳上市时,长城影视的估值高达22.91亿元,增值率高达381%。在当时过热的市场行情下,影视传媒类公司估值虚高几乎成为常态。

从2013年开始,影视文化概念经历了被市场狂热追捧,疯狂并购,到2018年资本寒冬一落千丈的三部曲。

影视传媒泡沫碎裂的过程,也是市场环境从狂热到冷静的过程。

这一热一冷之间,画皮被揭下,内里是金玉还是棉絮一目了然。唯一赚的盆满钵满的,只有在其中翻转的资本之手
本文转自:今日头条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