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流浪地球》翻身的北京文化却要“二进宫”文旅

2019-10-17 15:22 | 达峰网

拿下46.55亿票房的《流浪地球》拯救了北京文化新一季的业绩表现。根据其近日发布的业绩预告,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亿元-1.86亿元,同比增长7589.04%-9071.48%,这主要得益于《流浪地球》项目收益的确认。

与此同时,近年来爆款频出的北京文化,在转型影视6年之后,又通过一则简单的公告——拟8.4亿元收购东方山水打造电影文旅项目——宣布回归文旅业。8.4亿投资,再度回归文旅?

《流浪地球》的收益确认让北京文化在今年第三季度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这也几乎成为了这家被称为“爆款收割机”的影视文化公司的常规戏码。2017年的《战狼2》和去年暑假档的《我不是药神》,一年一部爆款,让2013年底才进入影视行业的北京文化俨然跑出了“黑马”的姿态。

10月14日晚间,北京文化发布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净利为1亿元-1.3亿元,同比增长116%-181%;其中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亿元-1.86亿元,同比增长7589.04%-9071.48%。报告期内公司业绩较上年同期实现大幅增长,主要因为电影《流浪地球》等项目收益确认。

此前的8月7日,北京文化曾发布公告表示,根据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核算,来源于《流浪地球》的营收约为6亿-6.5亿元,收益约为2.4亿-2.8亿元(最终结算数据以影片票房分账结算单为准)。而在《流浪地球》的收益尚未确认的上半年,北京文化的营收仅仅6210万,同比下降79.5%,归属公司净利润亏损5560万,较去年同期下滑了225.7%。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爆款电影的助阵,北京文化的业绩将惨不忍睹。尽管今年的春节档、暑期档,票房记录刷新不断,但热闹之下,影视行业却面临着寒冬。从目前16家影视概念股公布的业绩预告来看,除了北京文化前三季度预增,华录文化扭亏,包括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唐德影视在内的14家公司都处于亏损或者预减的状态。

北京文化在14日晚间还发布了一则“引人遐想”的公告,拟8.4亿元收购东方山水打造电影文旅项目。影视公司跨界文旅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业绩表现不佳的华谊兄弟,其线下的实景娱乐仍然进行得如火如荼。不过,从北京文化的历史来看,这家曾经以门头沟景区为主的区域性旅游公司,在2013年开始跨界影视,近年来更是凭借着《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影片成为了“爆款收割机”,与此同时,它的旅游业务却逐渐式微,乃至剥离。此次其选择以电影小镇再度入局文旅,究竟用意何在呢?在实景娱乐板块毫无经验的北京文化,又将如何重新出发呢?

时代财经在16日多次致电北京文化董秘办,但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截至发稿,尚未联系到相关人士置评。

收购标的东方山水的财务状况。图表来源:公司公告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山水成立于2002年,主营业务为中餐冷荤。不过,从业绩表现来看,2018年和2019年前7个月,东方山水的营业收入均为0,净利润分别为-104.35万元和-317.25万元。对于这样一家营收为0,处于亏损状态的餐饮公司,北京文化看中的并非它的餐饮业务,而是其背后的资产——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18.72万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此外,东方山水还有约100亩的租赁土地,期限为30年。

对于溢价收购的原因,北京文化在公告中声称,是为了满足公司业务经营和全产业链战略发展需要。北京文化表示,交易完成后,将在该地建设密云国际电影文旅小镇,主要通过北京文化的电影IP,打造以影视主题为主的商区+酒店为核心的文旅小镇,并配套摄影棚、封神之城、多功能影院、亲子类主题乐园、明星餐饮街区、主题酒店等设施。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认为,北京文化此番回归文旅产业不足为奇,“很多行业都在转型做文旅,地产、交通运输,甚至做集装箱的公司都在转型做文旅。”16日晚间,在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时,林焕杰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周期内,具有“口红效应”的旅游消费能拉动整体社会消费的增长,在他看来,影视行业更像是“一次性”的投资,就像放鞭炮一样,热闹一阵就结束了,而文旅项目则至少可以做10年以上,回报周期更长,经济和社会效益更持久。

领易咨询总经理邹毅10月16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北京文化重新回到文旅行业,是带着内容和电影IP来的,与它此前所经营的传统景区完全不同,“应该是奔着迪士尼和华谊兄弟的模式去做。”

转型影视,屡次押中爆款

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的“京西旅游”是北京文化的前身,也是一家根正苗红的旅游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彼时京西旅游的主营业务为旅游、宾馆,拥有灵山、百花山、妙峰山、戒台寺、潭柘寺“三山两寺”等景区的承包经营权,以及龙泉宾馆等酒店资产。

2013年,在营收逐年下滑的情况下——2011—2013年,北京旅游(2006年京西旅游的证券简称从“G京旅”变更为“北京旅游”)的营收分别为17630万元、16611万元、16286万元——北京旅游决定向影视业转型,并且逐步剥离高度依赖政府订单的旅游及酒店业务。当时,北京旅游曾明确表示,公司整体规模较小,加之景区培育和发展过程长,令公司发展速度不快。当年12月,北京旅游宣布1.5亿元收购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拉开了影视转型的序幕。

2014年8月,在收购摩天轮之后,北京旅游宣布拟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33亿,收购影视剧制作公司世纪伙伴、艺人经纪公司浙江星河以及陈国富的拉萨群像三家公司。两个月之后,北京京西风光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也变更为“北京文化”。至此,这家以门头沟景区为主的区域性的旅游公司从内容到名称完成了旅游到影视的跨度和转身。

从市场表现来看,2014年摩天轮推出的三部电影《同桌的你》、《心花路放》以及中韩合拍《我的新野蛮女友》迅速让北京文化成为影视圈的新贵,其中《同桌的你》收获了4.56亿的票房,《心花路放》则以11.7亿的票房收入成为当年华语片票房冠军,而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这两部电影也给北京文化带来了1亿元左右的业绩提升。

影视业务的加入,让北京文化的业绩迅速增厚,2014年开始北京文化的营收和净利润都有了非常明显地提升。2013年其全年营收仅1.63亿,2014年增加到了4.21亿元,此后2015年有所下滑,2016-1028年分别为9.27亿、13.2亿和12.1亿元。净利润也从此前的三千多万元,增加到2018年3.26亿元的规模。从营收占比来看,2014年的年报中,影视及经纪业务首次出现便占据了主导地位,贡献率达到54.7%。

尝到影视业务的甜头之后,旅游似乎变得更加无足轻重。从2015年开始,北京文化便频繁出售旅游资产,最先被转让的是龙泉宾馆下属物业公司;次年,龙泉宾馆也被出售;2016年6月,灵山景区在承包经营期限未满的情况下,便被北京文化提前归还。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视行业的分析人士10月16日对时代财经指出:”北京文化迅速成功,有其自身团队的原因,也是赶上了好时候。”

从北京文化影视板块的人员配置来看,的确堪称“豪华”。摩天轮文化的创办者是原万达影视的总经理宋歌,而浙江星河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经纪人公司之一,由曾经担任过华谊兄弟经纪公司总经理的王京花一手创建,主攻电视剧网剧板块的世纪伙伴是华谊前高管娄晓曦控制的影视剧制作公司。

影视行业的春风从2014年就风头正盛,当年6月,财政部、发改委、国家税务局等七大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支持电影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推行对电影产业实行税收优惠、金融支持等九项政策。2015年,中国影视市场突飞猛进——全国电影总票房达440.69亿元,同比增长48.7%;全国影院新增银幕8035块,银幕总数达31627块;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2.6亿,同比增长51.08%。

在此背景之下,一、二级市场呈现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阿里、腾讯、百度、美团等互联网企业纷纷介入影视产业,A股则迎来影视公司的上市潮,包括万达院线(现“万达电影”)、唐德影视、中国电影、上海电影、幸福蓝海、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多只影视股先后登陆资本市场。

“所有影视公司都想走到线下”

当时间来到2018年,宣发乱象、阴阳合同、税务风波、票补结束等年度电影大事件,则让影视行业遭遇了发展的拐点与寒冬。“一半影视股市值跌落,8家影视公司市值腰斩。”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坦言2018年是电影资本市场的寒冬。

这一年,打造了爆款影片的北京文化,也难逃行业整体萎靡的阴影,营收和净利润相比2017年均有所下降。时代财经查阅年报数据发现,2017年北京文化影视及经纪业务的营收为12.32亿元,净利润5.62亿元,201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1.2亿元和5.38亿元。

与此同时,由于对爆款项目的过分依赖,包括北京文化在内的影视股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就像坐上了过山车一样。例如,在2017年《战狼2》的热映,北京文化股价连续涨停,一周时间股价最高涨幅接近70%,但是《战狼2》过后,股价又一路狂泄。等到2018年《我不是药神》再度刺激,北京文化的股价经历了一波新的上涨,但在票房不断刷新的同时,股价又开始不断下滑。

此外,考虑到电影票房4-6个月分账周期的影响,影视股的业绩也呈现周期性,北京文化在上半年的业绩表现通常都不尽如人意,2016-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1.56亿、1.67亿、3.04亿和0.62亿,对全年营收的贡献几乎都不超过四分之一。

在上述影视行业分析人士看来,影视股业绩的不稳定、对爆款项目的依赖度以及面临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性都加剧了行业谋变的动因。

邹毅也认为,“从线上走到线下”是影视行业的集体诉求。“这是中国所有的电影公司都想做的事情,大家都想往线下走,希望能够熨平电影行业的高波动性,旅游行业如果能够做成一个成功的作品,可以实现5到10年的稳定现金流,平衡影视投资的高波动性。”

从北京文化上半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在《流浪地球》收益缺席的情况下,也正是不断式微的旅游、酒店服务支撑起了大半壁江山。时代财经查询半年报发现,今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原有主业旅游景区和酒店业务实现营收4184.45万元,贡献率达到67.37%,利润为3797.77万元,利润比例高达80.30%。

但从线上走向线下,并不是一门轻松的生意。

先行者诸如老牌电影制片厂长影集团,其在海口打造的电影主题乐园项目更像是地产商的附庸,2017年年底,耗时10年的“长影环球100奇幻乐园”开园,6000多亩的项目中,仅有约1000亩为乐园,而从游客的实际体验来看,电影元素几乎难寻,只是一个普通的游乐园。

更负盛名的开拓者如华谊兄弟,2011年,华谊兄弟提出“实景娱乐”战略,同年,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主要利用影视拍摄实景场地,组织文化娱乐活动、文化艺术交流策划等等。2012年华谊兄弟携手观澜湖、冯小刚成立了“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主打电影IP及地方文化。2014年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开业,苏州的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和长沙电影小镇项目则在2018年先后开业,今年9月,华谊在郑州建业的电影小镇也正式营业。

不过从华谊兄弟财报所披露的数据来看,实景娱乐业务带来的收益和利润率都在快速下滑,2014到2017年间,华谊实景娱乐板块的利润率高达100%。而到了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实景娱乐的利润暴跌,从2.5亿跌到1亿,今年上半年仅有1500万元,利润率也下跌到与影视板块相当的百分之三四十。

目前,华谊兄弟已经开业的几个实景娱乐项目的运营状况也不甚乐观。2018年冯小刚电影公社营收2.57亿,但净利润只有111万元;今年上半年营收7345万元,净亏损6963万元。华谊苏州电影小镇2018年开业,营收1.89亿元,净亏损1.34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1.3亿元,净亏损7259万元。

最新的业绩预告显示,华谊兄弟前三季度预计净利亏损6.46亿元-6.51亿元,对于报告期内实景娱乐业务收入下降的原因,华谊兄弟归咎于业务重点从项目开拓转向深耕运营的发展阶段。

林焕杰指出,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板块谈不上成功,北京文化想做文旅需要审慎,“做电影和搞文旅是两码事,电影看中的是观赏感,而实景娱乐注重的是体验和互动,举个简单的例子,文旅项目中,一个最基础的动线设计就难倒很多公司。”

邹毅则认为,实景娱乐目前没有太多的产业基础。“中国的电影工业才刚开始复兴,票房收益比较好也是近10年的事,基础还是很薄弱的。文旅是重资产的投入,每个项目都是上十亿,电影人想走进文旅,在早期都没有太多经验。从影视走向文旅这中间存在一定的断层,是不断探索和试错的过程。”

不过他也对时代财经强调,目前北京文化手中有一些比较好的IP,比如此前的《流浪地球》,还有目前正在制作的《封神三部曲》,“科幻或者神话故事,场景感比较强的都比较适合做旅游,就像阿凡达和哈利波特这样的影片一样,旅游的本质就是要塑造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场景体验,这是它的优势。”

对于文旅的“二进宫”者北京文化而言,它究竟有多大的决心走向线下呢?不同于爆款影视带来的刺激和心跳,文旅这样一个重资产、长周期和慢功夫的行业,考验的是耐心和持久力,“IP如果落不了地就是垃圾,实景娱乐项目需要经过时间的打磨、研究和策划,市场、游客心理、未来趋势等等都要周密考虑。你看奥兰多迪士尼的阿凡达世界,从卡梅隆的电影到落地花了整整7年,但那些排了几个小时队进去体验6分多钟的游客,没有人觉得不值得的。”林焕杰说。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