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外商油气开采限制,“三桶油”上游垄断会

2019-07-02 15:23 | 达峰网

▲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油气行业上游勘探开发的垄断坚冰,正迎来了清脆的爆破声。6月30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分别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版)》。

这两个自2019年7月30日起正式实施的部门法规,明确取消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资钼、锡、锑、萤石勘查开采的规定,为外资准入油气和其他矿物勘探领域提供了政策支持。这无疑将有助于活跃中国油气市场,为油气上游环节注入清新的活力。

取消外商限制能推动更充分的市场化改革

事实上,去年6月份,《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发布,其中对于外资加油站建设、经营的数量与股比限制内容被删除。这意味着油气行业的中游、下游领域的限制放开。

此番放开油气行业的上游限制,意味着中国油气行业的改革已步入深水区。

一直以来,在油气勘探、矿物勘探等领域,国内石油、矿业公司等由于技术壁垒等因素,难以独立开展业务。而国外石油和矿业公司虽有相应的技术,但由于政策限制其独立进行勘探开发,而不能自行开展相关业务。这客观上增加了中外同类公司的合作信任度。

近年来油企开采中外合作的例子不少,比如,鄂尔多斯的致密气开发项目有法国达道尔石油公司参与其中,四川高含硫气田开发项目有雪佛龙加盟,四川页岩气开发项目有BP、壳牌助阵,渤海海上油田项目有康菲石油公司参与等。但是,这种油气勘探合作主要依赖于政策和法规“拉郎配”,难称你情我愿。

更为重要的是,油气勘探开发等领域的国企垄断和独占,致使市场无法有效在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发挥决定作用,导致了勘探开发领域的资源错配和浪费,使得国内的勘探开发成本过高。

这些因素不断拖延着油气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和市场化进程,使得政府不得不通过财政补贴和下游补贴上游,支付这些不必要的垄断成本。这是中国能源价格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启而难动、进一退二,以及国内能源价格显著高于国外的深层次原因。

由此而言,此次油气勘探开发等上游领域的开放,能够有效打破垄断,推动真正的市场化改革启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不仅是能源体制机制改革的一大跨越性破局,而且将是中国经济深化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要知道,近年来,国内各领域的改革之所以给人以止步不前的感觉,PPI向CPI的价格传导机制不畅等现象,说白了就是没有疏通价格双轨制的“最后一公里”。即商品市场的市场化改革已接近完成,但要素市场的市场化改革却一直突破不大。

▲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开放是横向的改革,改革是纵向的开放

当然,这次决策层下决心开放油气勘探等要素资源的上游领域,可以肯定的是正确厘清了改革与开放的关系,即没有开放(或缺乏诚意的开放)的改革不是真改革,也无法把改革进行到底。

开放是改革的前提和基础,改革是开放的延伸和保障。开放是横向的改革,改革是纵向的开放。不改变垄断格局的改革,如同是让患者做自己的医生,基本是很难推进的。

有关改革与开放的孪生关系,已从国内商品市场的繁荣中得到了实证。开放为让更多的市场主体参与到特定市场的竞争中提供了舞台,而更多的市场主体能否和愿意进入这个市场,就需要改革突破繁文缛节、突破妨碍特定市场健康发展的各种体制机制桎梏。

国内所有领域的成功改革都是基于开放体系的,都是基于正确厘清了政府与市场边界的领域,也都是政府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即防护性保障和透明性担保体系的。从这个角度上,开放不是一放了之,而是要放之有道,这个道就是敬畏市场、敬畏规律和敬畏市场主体。

总之,当前油气行业的开放,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扩大开放提供了更确切的指向。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