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中先首图开讲《巴黎圣母院》,文学与建筑的

2019-07-03 15:03 | 达峰网

2019年6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世界文学》前主编,傅雷翻译奖评委余中先莅临首都图书馆,围绕雨果与《巴黎圣母院》,并兼顾多位法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作家及作品,讲述那一时期的法国文学。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与首都图书馆联合举办“阅读文学经典”系列讲座第二期第一场。

余中先在首图“阅读文学经典”讲座上

《巴黎圣母院》作为雨果的第一部引起轰动效应的浪漫派小说,于1831年出版问世。作品艺术地再现了四百多年前法王路易十一统治时期的历史真实。讲座开头,余中先表示,一个时代必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一个时代必有一个时代的代表作家。如果有谁的名字跟十九世纪的法国文学乃至法国的社会生活联系得如此紧密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就是雨果。

雨果经历了整个法国19世纪的历史。 他经历了拿破仑帝国,经历了波旁王朝的复辟,到1830年“七月革命”把复辟王朝推翻,到48年的“二月革命”,共和国成立,然后是拿破仑第三的第二帝国,然后是普法战争,然后又是巴黎公社、第三共和国的建立,他的命运随着历史而起伏跌宕。他是将军的儿子,年轻的诗坛领袖,法兰西学士院院士,制宪议会议员,帝国时期的政治流亡者(他持不同政见),痴情的情人(雨果也有不少情人),同时也是慈祥的父亲和祖父。雨果专门写过一大批诗,结成一个集子叫《怎么当祖父的艺术》。

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

《巴黎圣母院》是雨果最伟大的作品。在这部小说里,雨果塑造了一批个性鲜明的人物。在余中先看来,最主要的是以下四个: 一个是美丽的艾丝美拉达;一个是善良的怪人,很丑的卡西莫多,敲钟的;再一个是很阴险,但是也很博学、很矛盾、很悖论的副主教克洛德·弗罗洛;还有一个是弓箭队长弗比斯。

余中先说,雨果的小说里美学之一是对照,人物性格的极端,几乎成为一种象征。比如卡西莫多象征丑陋、善良,艾丝美拉达象征美丽、无辜。雨果故意要这么写,要把人写得在丑陋的同时特别善良,在美丽的同时又特别直率,在很阴险毒辣的同时又非常非常博学。

这样的写法,跟雨果自身的文学和美学观念一脉相承。因为雨果曾说:“丑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丑怪藏在崇高背后,美与恶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滑稽丑怪作为崇高优美的配角和对照,要算是大自然所给予艺术的最丰富的源泉。”该观点曾被看作19世纪的浪漫主义宣言。

2019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主建筑的重要部分被烧毁,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令全世界扼腕。余中先提到,在小说《巴黎圣母院》里,雨果早已讨论过,时间、革命和时尚的艺术都可能将古老的建筑消磨、裁割、切削、肢解和杀戮。但文学作品与建筑的关系却不同。

余中先说,文学与建筑不是一个“杀死”另一个,而是一个成全另一个,一个促进另一个,一个繁荣另一个。“我们现在去巴黎圣母院,会想想我们有没有读过这本书,如果没有读过,会回过头来做做功课。”“未来有一天也许我们看不到巴黎圣母院原来的样子,有些部分会倒塌,有些部分会变掉。但是我们站在它面前,我们会看到维克多所写的这本书。它的样子还在,它的魂还在,这挺好的。”

 

人民文学出版社自1982年至今已出版十余种《巴黎圣母院》,先后收入“语文新课标必读丛书·增订版”“教育部统编《语文》推荐阅读丛书”“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等,俗称“网格本”的版本也于近期重新面世。

据悉,2019年6月至8月,“阅读文学经典”系列讲座的第二季将如期举办,主题内容为“世界文学”阅读,开启世界文学之旅。讲座邀请余中先、陆建德、曹立波、陈众议、刘文飞五位知名学者,就《巴黎圣母院》、“莎士比亚”、《红楼梦》、《堂吉诃德》、“托尔斯泰”五个主题分别展开讲座。主题包括:巴黎圣母院与《巴黎圣母院》,彼此造就对方——兼谈雨果历史小说的真实性(6月29日),莎士比亚笔下的女性形象(7月13日),《红楼梦》中人与曹雪芹的眼前人——红楼人物形象虚实问题探析(7月20日),永远的骑士——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托尔斯泰的三部长篇小说(8月10日)。

讲座的同时,首都图书馆B座四层第一影院举办了讲座涉及图书《巴黎圣母院》《莎士比亚全集》《红楼梦》《堂吉诃德》《托尔斯泰文集》等的插画作品展及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展。展览针对讲座主题展示共20余种不同版本的推荐图书,以呈现经典流传的轨迹和不同时代的审美特色,并甄选百余张插画作品,展示文化精髓和文学作品的独特之处。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