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来岁就年薪50万,他却因吸毒人生走向另一方向

2019-04-15 11:07 来源:达峰网

“别人来到戒毒所都想尽快离开,我却不一样,因为我的人生太顺了,现在需要停顿一下。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但当初的我却不明白这些道理。”24岁的小胡剃着接近光头的板寸,整齐的刘海轮廓,凸显精致的五官,给人的感觉就是邻家男孩的即视感,但说这句话时,他目光中却透出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警察跟小胡谈心。生活日报 记者李培乐摄

名校毕业后当模特年薪50万

2019年2月,小胡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当高墙电网的现实将他从毒品的幻觉中抽离时,他才发现曾经成功的事业、挥霍的财富,都像梦一般支离破碎。

小胡成长在一个离异家庭,自打记事起,他就没见过父亲。父亲对他来讲,仅仅是家里为数不多的照片,父爱的缺失,让他比同龄的孩子更早懂事,也让单亲妈妈对他过度宠溺。

7岁时在幼儿园的一次演出,让小胡爱上了舞蹈,他那时就梦想有一天能在更大的舞台上绽放自己。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妈妈含辛茹苦的支持下,16岁的小胡以全国第三的专业成绩被北方一体育类211名校录取。在校期间,他也没有荒废专业,在某一年的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和公开赛中,他脱颖而出,赢下当时国内各大一线院校的学生,取得了极具含金量的名次。大学毕业后,名校毕业、专业成绩优异的优势使他顺利进入上海的一家传媒公司,从事平面模特的工作,此时,年收入过50万的他颇有些“少年得志”的意味。在工作的第三年,他就全款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金钱来得格外容易,也使小胡整个人开始“膨胀”。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不乏丰富的夜生活,他开始穿着限量版的外套、几万元一双的鞋行走于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每天流连于各种社交场合和娱乐场所。“那时的我并没有太多规划,只是很享受金钱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感。”小胡这样说道,“如果时间能倒流,我肯定不会这样挥霍财富。”

私生活混乱用毒品掩饰恐惧

在长时间浮躁复杂的生活环境中,他从小根植于内心的同性倾向被激发出来,混乱的生活带来的是艾滋病毒的侵蚀。在某一个宿醉醒来的早上,他开始发高烧、腹泻,去医院一查:HIV呈阳性。无尽的恐惧蔓延上心头,但彼时的他却已经迷失自我,在“朋友”劝说下,他选择了用毒品来掩盖患病的恐惧,试图在一团团白雾中找到“安全感”。但身体上出现的不良反应让小胡痛下决心,戒除毒瘾,经过短暂治疗后,小胡向公司申请了一个外出学习的机会,他想趁这段时间断了与之前朋友的联系。可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回来后,环境没有变,人还是那群人,噩梦并没有结束,他再次接触上了毒品。

“吸毒的那段日子,感觉自己整个人像行走在暗夜里的幽灵,孤独、丑陋并且看不到未来,虽然有短暂的快感,但过后却是长时间的萎靡。我很怀念上学时没日没夜练功的自己,那段时间起码很充实。”小胡的脸上写满了悔恨。复吸等待他的是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的决定书和妈妈痛彻心扉的哭声。“在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那天,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母亲哭了,哭得让我心疼,在我记忆中,母亲是个非常坚强的人,但在那一刻却格外软弱。”

想将跳舞梦想延续下去

“记得刚入所的时候,我心灰意冷,就连夜里睡觉也是噩梦连连,总是想外面刚起步的事业和为自己操劳大半辈子的母亲,我不敢正视这样的结果,我恨自己,好好的生活让自己给毁了,整个人变得精神恍惚。不过好在有队长们在,他们没有戴有色眼镜看我,我能够把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向他们倾诉,他们也能给予我最大程度的开导,现在我明白戒除毒瘾、改过自新才是对母亲最大的回报。”

现如今的小胡精神焕发,对未来又找到了前行的动力。在戒毒所里,他不仅能够完成日常习艺任务,还成为戒毒人员中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常常参加文艺演出等活动,相信今后的他能够坚持在阳光下的生活。“其实我很庆幸,自己能这么早遇到这个坎,让我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辈子,我不会再去碰毒。”小胡说,“我还年轻,未来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我继续跳舞的梦想一定会坚持下去。”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