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的姐姐!父亲离世母亲出走 12岁女孩带上弟弟去上学

2019-10-17 11:23 | 达峰网

本应该无忧无虑地在父母怀里撒娇,享受父母的疼爱,而湖南郴州桂东县沤江镇上东村水源洞组12岁女孩李青不但在家能做一手好家务,还单独带着6岁的弟弟去10公里外的寒口学校上学(寄宿),把学习生活安排得紧紧有条,成了师生和村民眼里钦佩的“妈姐”。微信图片_20191017093937.jpg

李青说:“爷爷奶奶老了,本早该休息了,却不时上山砍柴、下地种菜。弟弟也到了上学的年龄,不能老在家里玩闹了,带好弟弟是我的责任。”

超龄的谈吐虽在老师和同学眼里习以为常,但仍让记者倍感惊讶。是什么让李青姐代母职,幼小的躯体里装着如此成熟的灵魂?

李青姐弟家里仅剩80岁的爷爷李楚南和78岁的奶奶刘荣秀。李青的父亲李启根是普通农民,是家里的顶梁柱,可在2019年夏天因车祸不幸去世。母亲胡喜龙是脑瘫患者,智力低于常人,于前两年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微信图片_20191017093950.jpg

家庭的不幸造成了李青的早熟、懂事。在家时,她上山采草药、下地种菜、为弟弟洗衣做饭样样在行。

因家住偏远,李青自读小学一年级起便寄宿在寒口学校。农村寄宿学校条件差,像李青那样从入学起便寄宿的孩子很少。

微信图片_20191017093953.jpg寒口中心幼儿园是一所全日制公立幼儿园,非寄宿制幼儿园,按规定需家长每天接送幼儿入出园。去年,李青为了让父亲专心干农活,便多次向父亲和学校申请让弟弟去幼儿园寄宿,自己来照顾他。校长方水松最终破例允许弟弟李文拮跟着姐姐同铺寄宿在小学部。微信图片_20191017093955.jpg带着弟弟寄宿一年来,李青的身边多了一个小跟班,她也成了老师和同学们名副其实的“妈姐”。早上6点半起床,李青在麻利洗漱后,摇醒睡眼惺忪的弟弟,督促他穿衣洗漱,带着弟弟晨练。在食堂吃完早餐后,送弟弟到隔壁的幼儿园上课。下午的课间,李青接回弟弟,安排他在校内自由玩耍或跟在教室后面,自己继续上课。小学部放学后,姐弟俩开始课外活动,晚餐后一起上晚自习。晚上八点半,李青带着弟弟回宿舍就寝。微信图片_20191017093958.jpg一年来,老师和同学们给予了不少帮助。弟弟刚入园时因生疏哭闹着找姐姐,时任班主任扶艳廷会特批正在上课的李青前去幼儿园安抚情绪。扶艳廷还特别关注姐弟俩健康状况,房间里常备着感冒药和适合李青姐弟俩穿的衣服,一遇天气变化拉来姐弟俩嘘寒问暖,嘱咐加减衣服。微信图片_20191017094001.jpg与李青同宿舍的另外9名女孩友善地接纳了小男孩的入住。“我们都是当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的人,大的照顾小的最正常不过了。要用热水或上厕所,我们都优先小文杰。”同宿舍女孩钟炜乐笑眯眯地说。微信图片_20191017094004.jpg

姐弟独立生活,李青有过尴尬场景:弟弟入园不久,把大便拉在裤裆里,他不好意思告诉幼儿园老师,放学后才怯怯地告诉姐姐。李青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后来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才顺利解决了。

“小尴尬其实每天不断。”李青有点羞涩,“光是跟着我上自习这件事,就得费一番脑筋。”为了不让弟弟影响同学自习,李青专门为弟弟准备了几本厚厚的命题本,每天自习课都为弟弟布置加减计算、拼音汉字抄写等作业。

微信图片_20191017094007.jpg

在李青姐弟俩心里,学校、家里已是两个交织不可分割的家,老师、同学和家人也是他们最亲密的人。李青读过“中国男孩”洪战辉带着妹妹去上学的故事。她认为,洪战辉的小不点妹妹很幸福,因为遇到了一个负责任的哥哥。自己也会像洪战辉那样,凭自己能力把弟弟照顾好,坚持做一个对家庭负责、对社会感恩的人。

“带好弟弟是我的责任,我是最合适的”。一直以来,她用行动践行着这句最质朴的话,担起了家庭责任,诠释了骨肉亲情,诠释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诠释了什么叫“别人家的姐姐”。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