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了车祸,公婆有钱不肯出,却让我卖掉我

2019-04-15 15:36 来源:达峰网

Part.1

整理衣服的时候,江蕾的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落,她抹了一把眼泪,手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进到了她的眼睛里面,有些辣,眼泪一下子就跟珍珠串一样一个接一个,屋子里寂静无声,她的孩子小宝,已经被他姥姥接走了,就剩她一个人了,江蕾心里难受,索性坐在地上哭起来了。

哽咽声渐渐平息,江蕾稳了稳心神,一会儿还要去医院,她不能在家耽误的太久。

医院的消毒水味道有些刺鼻,隔着玻璃,江蕾望着躺在ICU的丈夫,心下又是一阵心酸,她跟张勇结婚还不到两年,婚后两个人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如胶似漆,但也是和和美美,哪成想就这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翻转了个,江蕾觉得她的天都要塌了。

张勇的爸妈在乡下包了十几亩的地,张勇觉得种地太受罪,再加上他父母年龄也大了,一直劝他们少种一点,别累坏了,但是张勇父母脾气硬,非要种,说多了,他爸妈就生气,“我跟你妈种的,你们爱管不管就行,我们自个种。”

可是,到底是亲生父母,他们非要种地,你只能遭罪帮衬着,这不,又到掰玉米的季节了。

早上的时候,张勇告诉她要回老家帮他爸妈收拾粮食,她也没在意,谁知道天黑了,张勇一直没回来,她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她就接到电话,张勇在路上出了车祸,一个私家车撞了他,跑了。

江蕾接到电话吓了一跳,把一岁的小宝交给孩子姥姥,着急忙慌的跑到医院,看到张勇满身仪器的躺在这里面,她才敢相信她没有做梦,这都是真的。

Part.2

医院的走廊很低,让人有些压抑,高处空调不时散发的阴风,似乎侵入了人的骨头缝里面了,江蕾也镇定下来了,在医院里面忙上忙下的填着各种的单子,医院本来就是一个烧钱的窟窿,这两年小夫妻攒下来的钱,不一会儿就快见底了。

张勇的爸妈慌慌张张的来了,张勇他爸还好,一脸铁青,一言不发的站在墙角,张勇他妈一个劲儿的哭,哭声让人烦不胜烦,江蕾看着他们只觉得闹心,扭头进了洗手间。

江蕾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想起刚刚医生对她说的话,医生说,张勇的情况不容乐观,让她做好心理准备,想着想着,江蕾的眼眶又发红了。

江蕾从卫生间出来,张勇他爸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张勇他妈扯了扯他的衣角,张勇他爸有一丝犹疑,但还是开口道,“刚刚护士又来催款了。”

江蕾看了他们二老一眼,沉默片刻,“我一会儿就去取款。”

江蕾跟张勇的父母关系也就一般,她跟张勇结婚,他父母不同意,是张勇顶着他父母的压力,一意孤行非要结婚,结完婚俩人在城里面买了房子,江蕾跟这老两口交际很少,逢年过节可能见一面,其它时候,你不来见我,我也不去找你,彼此也算是相安无事。

至于这老两口在背后怎么说她,江蕾倒是不在意,她觉得她只要跟张勇过好日子就行,她要结婚的是张勇这个人,而不是他背后的那一大家子。

张勇将江蕾保护的很好,他父母家里的事儿他从来不多说,江蕾也不多问,谁也不想折腾那些闹心事儿。

谁知道,张勇这一出事,倒是把这个平衡打破了,江蕾也不得不面对张勇的家人了。

Part.3

张勇要做手术,要二十万。

江蕾把家里的钱都拿出了,才凑了三万,她望着存折里面剩余的钱,泪眼婆娑,她心里虽然不记恨当年张勇他爸妈不同意他们结婚,但是到底是有一个疙瘩在那,让她去找她婆婆要钱,她多少有些开不了口。

江蕾公公婆婆有钱,江蕾知道。

江蕾公公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包工头,承包了不少大的工程,手里攒了不少钱,这两年又一个劲儿的干,承包了十几亩的地,再加上江蕾当初跟张勇结婚的时候根本没有花着他们钱,他们手里面没有百八十万,也有个三五十万。

张勇做手术的钱,是绝对有的。

江蕾望着窝在医院墙角的老两口,有些踟蹰,但是又一想,不管怎么说张勇也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他们也不至于会见死不救吧?

江蕾公公看见江蕾,眼皮往上撩了一下,随即又耷拉了下来,江蕾嘴唇蠕动了几下,一咬牙,直接开口道,“医生说,张勇要好,只能做手术,做手术要二十万。”

“唉哟,咋需要那么多钱呢?这可咋整呢?上哪找那么多钱去?”江蕾还没开口,江蕾婆婆突然蹲在地上,撒泼哭泣道。

江蕾公公扯了一下江蕾婆婆的衣袖,江蕾婆婆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嘤嘤哭泣了起来。

江蕾望着这幅场景也有些哑了言,她婆婆这幅样子摆明是不想掏钱,这幅撒泼打滚的样子让江蕾借钱的话哑在了肚子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江蕾觉得有些委屈,她走到拐角,心里有几分气恼,她恨自己没有生就一副厉害的嘴,也去戳戳她婆婆的心窝子,这是她的亲生儿子啊,这还是回去帮他们老两口收粮食的时候出的事啊,他们怎么就能这样置之不问了呢?

江蕾快要恨死他们了。

Part.4

张勇到了不得不做手术的地步了。

即便再拉不下脸,江蕾还是开了口,江蕾一开口,江蕾婆婆的脸一下子拉的老长,她直接开口,“我们没钱。”

江蕾婆婆看江蕾一眼,冷笑了一声,“你属蛇,张勇属虎,你俩就是断头婚,当初你俩结婚的时候我就不同意,没想到我儿子都被你克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们要钱?”

江蕾知道这个由头,但是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也就谈恋爱了,结婚就结婚了,哪里还管什么属相配不配?那些东西在江蕾心里也就是一些封建迷信,她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这会儿又见婆婆拿出来说事,她心里是满腹的委屈。

“不管怎么样,现在已经这样,咱还是先给他做手术吧,做完手术,也许就好了呢?”

“好?好个屁。”江蕾婆婆啐了一口,一脸鄙视的望着江蕾。

江蕾鼻子一酸,这一出事,所有的由头都出在了她的身上,可是你让她怎么办呢?她没钱做手术,总不能让张勇等死吧,江蕾擦擦眼泪,哑声说,“妈,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张勇这手术不能不做啊。”

一直在一旁紧锁眉头的江蕾公公,望了江蕾一眼,出声道,“不行就先把你们的房子卖了。”

江蕾公公这话一脱口,空气倒是静默了片刻,江蕾脑子轰的一声,她这时候才知道张勇父母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江蕾紧咬牙关,似乎在口腔里都嗅到了一丝的血腥气,那套房子是江蕾父母用他们的退休金给付的首付,然后张勇跟江蕾两个人还的贷款,说是他们两个人还的贷款,其实还是江蕾一个人还的贷款,张勇工资低,一个月加上房贷他根本就还不起,因为这套房子,江蕾也预支了不少的薪水,如今张勇这个样子,若是房子卖了,她跟小宝怎么过?

张勇父母会管她们?江蕾不敢想象。

Part.5

江蕾回去给她妈说了,她妈眉头一拧,坚决不同意。

江妈妈哄好了小宝,坐到了江蕾的床边,柔声道,“乖,你也别怪妈妈说话不好听,现在张勇在医院里,谁也不能保证他一定能够治好,你俩现在就剩下这套房子,若是他真出了一个好歹,房子你也卖了,那你以后怎么办?”

江妈妈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张勇是你婆婆的儿子,他们不会不管,我告诉你,你们的房子千万不能卖!”

江蕾翻了一个身,没有出声,这些道理她也明白,这个世界上,花光了家里的钱,然后人没了的,也不是没有,那医生也没有百分之百说,肯定能治好,万一在手术途中出点差错,这人没了,这就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江蕾不愿意卖房子的举动算是惹恼了江蕾婆婆,一连几天,江蕾觉得医院的人对她的态度都有些怪异,她婆婆说起话来,也是阴阳怪气,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

江蕾知道她没按照他们的意愿走,他们肯定会生气,她想着忍耐忍耐也就好了,谁知道,她婆婆一气之下跑到了她的单位大闹,看到一个男的,就说那个男的跟江蕾有一腿,让人烦不胜烦。

这几天,江蕾单位的人都绕着她走,就连江蕾的领导都委婉的表达了一个意思,说要不要给她放几天假?

本来张勇的事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了江蕾的心上,她婆婆还一个劲儿的闹,江蕾觉得自己都快神经衰弱了。

这天,江蕾去医院的时候,刚好看见她婆婆跟公公在角落里面絮絮叨叨,江蕾没忍住,偷偷躲在了门后面。

江蕾婆婆扯着江蕾公公的胳膊,小声道,“你说这样,她会卖房子吗?”

江蕾公公冷着脸,没有说话。

“张勇这个样子,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那女的还年轻,完全还可以改嫁,这小宝,还有咱俩以后老了,若是不留一些钱,以后是没法子过的,这些年张勇没往家里拿一分钱,指不定这女的偷存了多少钱,她若真把房子卖了,她对张勇的心我还信几分,若是……唉……”

江蕾婆婆是一个絮絮叨叨的性格,几句话翻来覆去的说个不停,江蕾公公有些烦了,忍不住冷斥了一声,‘闭嘴。’

江蕾瞧着她婆婆乖乖闭了嘴,蹲在了角落里,两个人有些瘦弱,还有些可怜,江蕾心里闪过一丝不忍,她缓缓踱出了医院,她站在阳光下,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人心有七窍,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些话可能是她婆婆故意说给她听的。

那她应不应该卖掉房子呢?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