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驻村扶贫,奶奶和哥哥们都表示支持

2019-06-24 11:43 | 达峰网

2017年初,单位选派驻村干部,她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领导说,你女儿刚满周岁,爱人又在外县工作,你走了娃娃怎么办?

“我带娃一起去,让我妈跟着。”

就这么简单。当年3月15日,毕起美开上自家的小汽车,载着妈妈和娃娃,驶过4个小时的山路,来到了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忙糯乡邦界村,当上了驻村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

(一)

“真的带来了!”在路旁等候的村支书李贵勇,看着祖孙三代,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支书,你放心,我决不会耽误工作!”

一家三口在村委会落了户。

二楼的一间宿舍,成了他们简易的家。洗脸池和厕所在一楼院坝,是公用的。

邦界村坐落在大山深处,是边疆“直过民族”聚居地,山下是奔腾的澜沧江。全村平均海拔1700米,10个村民小组,570户人家,散居在峁峁梁梁上,建档立卡贫困户占了近一半。毕起美和其他4名驻村工作队员,任务是帮助邦界村脱贫摘帽。

“没时间收拾,屋里太乱了。”见记者没地方落座,毕起美有点不好意思。

毕起美身高约一米六,白皮肤大眼睛,及腰的长发扎成马尾辫,戴着一副秀气的眼镜。2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散放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和小孩玩具。

“你带着孩子一起驻村,家里人不反对?”

“我在农村长大,家里人知道贫穷是什么样子,我来驻村扶贫,奶奶和哥哥们都表示支持。爸妈一向听我的,我老公嘛,他不敢不听我的。”毕起美说着,笑了起来。

毕起美今年32岁,中共党员。在昆明读完法学硕士研究生,2013年考进了云南省临沧市检察院。

带着幼儿去驻村,的确“任性”。驻村以后,毕起美很快感受到了这一点。

她是第一书记,忙起来常常不着家。小娃娃当时还没断奶,妈妈晚上不回家,娃娃再困也使劲睁眼等着,实在困得不行了就哭闹,外婆怎么哄也哄不住。

“有时我真心焦啊!一方面可怜外孙女,一方面心疼女儿,还怕起美晚上在山路上开车遇到危险……”外婆冯枝兰解释道,“村民白天要下地,工作队进村入户都在晚上。”

冯枝兰60岁,身材微胖,眉目和善。“在老家,我老伴和婆婆年纪都大了,身体又不好,他们也需要我照顾。可我又舍不得起美和小娃娃。”冯枝兰说。

苦一点没啥,最怕小娃娃生病。有一次,外孙女发烧,冯枝兰急得团团转,又怕影响女儿工作,就没吭声,自己一个人给孩子喂药、物理降温。晚上11点多,毕起美回到家后,见状发了大火,埋怨外婆没打电话、耽误孩子病情。

每天围着外孙女转,又人生地不熟,冯枝兰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母女俩大吵了起来。

外面下着大雨。两人一边吵,一边哭。后来,女儿抹着眼泪、外婆紧抱着娃娃,连夜去找医生。

冯枝兰一边擦桌子一边说:“夜里我好多次躲在被子里偷偷哭哩。”

今年春节前,老伴因脑梗住院,冯枝兰赶回老家照顾了20多天。“我既要担心她爸的病情,又要担心她娘俩在山上怎么生活,心都操碎了!”老人看着毕起美,嗔怪道。

“我确实对不起我妈。妈妈帮我带孩子,千辛万苦,还要忍受我的脾气。”毕起美笑道,“我应该对妈妈温柔一点。”

毕起美曾在2017年驻村日记里写道:7月28日凌晨2点,开完群众大会后终于回到村委会。母亲已将女儿哄睡,这份本属于我的责任,只能由母亲代我完成……

“我更对不起孩子。”毕起美虽然想多抽出点时间陪陪孩子,但事情实在太多——两年了,她没教孩子认过一个字,也没有几次给孩子讲睡前故事。

日升日落。祖孙三代,就这样在邦界村生活了2年多。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