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是一款谦逊的饮品:专访茶专家爱德华多

2019-11-21 16:31 | 达峰网

爱德华多·莫利纳·艾弗西(Eduardo Molina Anfossi)来自盛产葡萄酒的智利,却对来自亚洲的茶情有独钟。过去的12年里,他周游世界探索茶文化,拜访了很多产茶大国,在那里学了茶文化以及各种和茶有关的知识——他最爱钻研学习的就是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茶。在这个过程中,爱德华多也提升了自己的中文水平,为中国文化所吸引。

在柏林萨维尼广场的Paper& Tea旗舰店里,他向德国中国文化基金会记者解说了他与茶的不解之缘。

热衷于茶的品酒师

通常当提到南美时,你会想到咖啡,因为这是一个咖啡生产国。其实,我的祖国智利是整个南美洲唯一一个喝茶的国家。我们的饮喝茶习惯受到英国人的影响,特别是在19世纪,英国对智利有很大的商业影响。因此我们也有自己的饮茶传统。在智利,我们既不生产咖啡,也不生产马黛,我们只是进口茶。智利的茶文化也非常基础的,以喝袋泡茶为主。当我品尝到了高质量的茶,并了解到不同的茶产区后,我渴望学习所有关于茶的知识。以前我学的是经济和商务,但当遇到了茶以后,就如同一见钟情那样,我踏上了探索茶文化之旅。

我从离我最近的地方开始——我在阿根廷上了第一节茶课,之后又去了美国和法国。在法国,我接受了香味和调味的训练,法国在这方面非常有研究。当了解了西方的茶以后,我去了东方,茶的根源地。我去了中国大陆、日本和斯里兰卡,也在台湾待了一段时间。每个茶产地都不一样,你必须到生产茶的国家去亲身体验,了解地理知识,了解茶农和生产茶的过程。在过去6年的培训中,我大多数时间都在亚洲,并尽可能多地拜访各个产茶区。有些专家只钻研一种茶,像日本绿茶、台湾乌龙或大吉岭茶,而我希望学习所有种类的茶。茶与茶的不同背后,是人文、风景和风俗的环境因素和采摘、晾晒、发酵等生产过程的不同。

对汉语和中国文化的热爱

我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在学习经济的时候,我上了3年的中文课,但是每周2节、每节2小时的教学仅使我具备了基础的语言能力。当我为了茶而造访中国时,我体会到在上海以外的地方交流依然很困难。尽管如此,中国人都非常友好,我可以用简单的中文加上图片和手势和他们交流。

在英文作为主要沟通语言的地方就容易很多,如印度、斯里兰卡等,而日本和中国是语言沟通上最困难的。我的茶道老师是一个居住在日本的台湾人,在日本的时候是她给我提供了语言的帮助。而在中国,我真的体会到了语言上的挣扎。当我站在云南西双版纳的山头,我无法用语言和当地人深入地沟通,无法得到一个全面的体验。于是在最近一次去中国大陆后,我在台湾进修了1年的中文。现在我掌握了制茶的词汇,也能用中文和茶农交流。哪怕我的中文发音不好,他们也很热情地用茶和食物招待我。这感觉真好。

过去的10年间,我每一年都会去亚洲不同的产茶区。明年我计划去黄山和四川,我还想回到云南,那里的茶味道很棒。而福建的武夷山,那里的风景让人震撼。

我是因为热爱茶才去了品酒师学校的。产酒的主要国家如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与我的国家和文化太近似,因此对我来说茶更有意思。产茶区的周围环境、文化、语言和居民都是不一样的,学习语言能帮助你更深入地了解当地的文化和思想。

论茶和葡萄酒的异同

我认为全世界喝的最多的饮品就是茶和酒了。对东方来说是茶,西方是葡萄酒。这也和宗教以及宗教的传播有影响。茶是冥想的关键,它也是禅宗、佛教、道教和其他许多亚洲宗教的根本。酒也一样有宗教的典故,却已经失去了它的灵性。当我和人们谈起茶时,他们会想到茶与宗教的联系,但是酒成为了一个社交饮品。就相似之处来说,茶和酒都有着非常丰富的口味。西方发明了很多生产酒的方法,有红酒、白葡萄酒、粉红酒、橘红酒等各种口味,而茶也分白茶、黑茶、绿茶等等。

茶和葡萄酒之间主要的区别在于产业。茶叶生产国通常是经历了贫苦的不发达国家。尤其是在西方,茶是不值钱的。在中国,你会为喝上好茶而花钱,因为那里的人知道如何欣赏和品茶。在这里,人们会买一盒2欧元100袋的廉价茶。

当我在学习葡萄酒时,主要是去参观那些建筑美丽庞大并且非常富裕的酿酒厂,法国的城堡式酒庄成为了非常势利的文化。我喜欢葡萄酒,也觉得酒文化很有趣,但有时过于虚假。尽管葡萄酒具有丰富的文化历史,但我相信葡萄酒产业更具商业性。

茶是一种谦逊的饮品,当​​你参观茶园时,它与土地息息相关。茶农不是上帝,但在葡萄酒行业,酿酒师是像上帝一样的存在。我认为茶产业可以从葡萄酒产业中学到很多东西,以发展其在营销方面的水平。茶业可以复制葡萄酒产业的运作模式,但不应发展到与葡萄酒相同的水平,因为这样你会失去部分茶文化的初心,毕竟茶是一种谦逊的饮品。我被这种谦逊打动,在茶里我看到我想成为的人,促进我反省自己、改进自己。茶所代表的文化底蕴让我更想成为茶,而不是酒。这也是为什么在品酒学校学习之后,我还是选择了茶。

从茶叶走向文化

可悲的是,年轻一代正在远离喝茶。我在亚洲访问期间观察到的是,亚洲正在研究西方在做什么。如果欧洲流行某种趋势,那么这种很快就会出现在中国和日本。有趣的是,当咖啡在东方开始流行的同时,西方的人们开始喝茶了。

在西方,我们有饮用红茶的文化。在东方,人们通常喝绿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生产国,每年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30%,其中70%是绿茶。我认为在过去的几年中,人们一直在探索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来自中国大陆、日本和台湾的茶。像我们Paper& Tea这样的茶店,已经能够推广专业的茶文化。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更多时间。

在欧洲,人们知道法国波尔多,香槟区和其他不同的葡萄酒产区,因为它们距离我们的文化比较近,并且从小就听过这些产区的名字。而在茶文化中,人们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以武夷山为例,这是一个在茶圈中你应该知道的名字。我们知道在波尔多能找到哪种酒,就应该知道武夷山有哪种茶。

当然,语言障碍是一个挑战,如果从事茶叶行业,你则必须学习一些中文。现在,我们在KaDeWe开设新店,我负责通过营销和培训进行内容创作,在这里提供研讨会和品尝会。我的同事,另一位茶叶专家,负责采购。如果你在我们店里工作,就必须了解所有信息,你必须知道武夷山是什么。

我一直希望我们的员工能比中国人更了解茶:我教他们不同的产区,茶的类型,茶树的不同品种。我会重复一遍又一遍,福建,福建,福建,云南,云南,云南,他们必须学会这些产区的发音。武夷山、铁观音、龙井、大红袍……这是员工们从未听说过、但必须学习的名称。

Paper & Tea品牌由Jens De Gruyter创立,以欧洲少见的纯茶产品为主,将纯茶的魅力传播给更多的欧洲客户。此次,爱德华多会带着P & T的团队参加11月23日的柏林茶文化节(Berlin Tea Festival),和其他茶专家交流产品与心得。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