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赌博,将赌场设在坟地旁 入口还有“暗哨”

2019-07-04 14:55 | 达峰网

每天从漳州开车来厦门,徒步两公里上山,来到一处位于坟地中的隐秘地点,忍受着高温、蚊虫,整天只有小面包和瓶装水充饥,直到傍晚再驾车回漳州……这样的艰辛,不是为了谋生,竟是为了赌博。

昨日,思明警方通报称,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捣毁这个藏匿于东坪山“打游击”的赌博窝点,清理山头野外赌场的“乱点”。民警侦破这起案件时,带齐干粮和防蚊装备,几乎以进山剿匪之势,一举抓获21名涉赌人员。

聚赌>> 赌场设在坟地旁 入口还有“暗哨”

林某是漳州人,今年40多岁,一个月前开始,他每天上午开着车从漳州出发,赶在中午11点前到厦门岛内的火车站。在南广场附近停好车,林某徒步爬上东坪山,6月份的厦门已经很热,走几步就会大汗淋漓。

林某的目标是山上一处赌窝,它深藏于茂密的树木、灌木丛中,旁边就是坟地,只有熟客才知道大概位置,这也是赌窝躲避警方打击的一种手段。东坪山上原本没有通往赌场的路,但和林某一样的赌徒们走得多了,踩出一条羊肠小道。

想进入赌场,还得过一道“人脸识别”的关卡——赌场老板请来的“暗哨”负责识别上山的人是不是真赌徒,只有“脸熟”的顾客,“暗哨”才会放行。

爬了约两公里山路的林某进入赌场“下注”,赌场很简陋,仅仅是个大棚摆上赌具,不通水、不通电,饿了只能吃赌场提供的小面包和瓶装水,炎热天气和不断侵扰的蚊虫,正常人都不愿意多待,但这伙赌徒们却能一直赌到傍晚。

赌场里唯一的电器是一盏充电照明灯,为防止灯光被人发现,晚上8点就熄灯、散场,林某和其他赌徒们拖着疲惫、挠着被蚊虫叮咬的包,再走约两公里下山,取车回漳州。

侦查>> 赌场开局前秘密上山 摸清赌博“游击队”情况

今年6月份,思明治安大队获得这条线索,展开秘密侦查。为了防止被赌场四周的“暗哨”察觉,民警们赶在早晨8点多就上山,带着砍刀清理树枝和灌木,勉强清理出能走的道路。即使天气十分炎热,民警也得穿上长袖和长裤服装捂严实,否则侦查结束会被蚊子咬得全是包。

经过6次上山侦查,民警摸清该赌博窝点的情况——该赌博窝点在东坪山上共有4处赌场,每个相距约1到2公里,赌场老板“打游击”似的选择一处赌场开局,通过“暗哨”通知赌徒们当天开局的赌场位置。每到中午11时许,赌徒们分别从火车站南广场和自然家园小区附近上山参赌。

通向赌场的路只有固定的一条羊肠小道,途中还必须经过一个赌场老板搭的独木桥,面对赌场布设的“暗哨”,大量警力出动上山,赌徒们肯定会望风而逃。民警观察发现,坟地旁的赌场周边有一小块平地,民警用砍刀清理出一片区域,供抓捕时作为伏击的“阵地”使用。

同时,思明治安大队也制定出一个“剿匪”般的抓捕方案——一组民警事先蹲守在“阵地”内,主要负责冲击赌场,另外两组民警分别从火车站、自然家园小区上山,沿途清理“暗哨”,包抄该赌窝。

抓捕>> 21名涉赌嫌疑人被抓 4人因开设赌场被刑拘

6月4日上午10点,来自思明治安大队、巡特警反恐大队、刑侦大队、梧村派出所的20多名警力提前上山,每人带着一份快餐和驱蚊水、蚊帐,在赌场开局前进入伏击“阵地”。

下午2时许,经过4个小时的蹲守,已经有民警中暑,赌场也聚集了大量赌徒。火车站南广场、自然家园附近的另外两组民警集结完毕,抓捕行动正式开始。当伏击的民警冲到赌场,赌徒们才察觉已经被包围了,警方当场抓获21名嫌疑人,缴获2.7万元现金赌资,以及“八面仔”等赌博工具。

21名嫌疑人中包括赌场老板郭某成和负责财务的朱某。经审查,郭某成有赌博前科,住在东坪山脚下,5月份以来设置赌场,经口耳相传,招揽来自漳州、龙岩和住在东坪山附近的人员参赌。

民警抓捕时注意到,其中有一半赌徒竟然是中年妇女,一些妇女本身没有工作,却把孩子扔给家中老人照看,自己从外地搭车来山上赌博。而像林某这样每天往返外地来参赌的赌徒也不少。

虽然民警现场缴获的现金赌资仅2.7万元,但这伙人大多利用手机支付进行下注,警方查明涉案赌资近百万元。

目前,郭某成、朱某、郑某辉等4人因开设赌场被刑拘,其他涉赌人员已被治安拘留,警方正对案件进一步调查中。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