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那个垂危的生命一:一个“打错了”的电话

2019-07-09 15:39 | 达峰网

记得以二战为背景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有这样一句话:凡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电影里辛德勒向德军军官开出了1200人的名单,倾家荡产买下了这些犹太人的生命,让那些身处暗无天日的岁月里的人们重获新生,对于他来说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全世界。

其实这句话也可以用在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人的捐献者身上。虽然当今医疗技术不断更新进步,但是对于白血病这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依然没有非常好的疗效,其中最好的方式就是造血干细胞移植术,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骨髓移植”。这个手术需要捐献者进行造血干细胞的捐献,首选的是兄弟姐妹或者父母,如果没有或者是配型不成功,则需要通过中华骨髓库来寻找非血缘的配型者。茫茫人海中,这个配型成功几率大概在三万分之一到一百万分之一,对于许多在无菌舱里等待治疗的白血病患者来说,造血干细胞的配型成功就是生命的希望。

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李剑是灵武城区街道办水木灵州社区的一名普通居民,也是一位共产党员。1986年出生的他在位于灵武马家滩镇的国能宁煤集团双马煤矿信息化监测中心工作。2016年,在一次无偿献血的过程中,李剑填写了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信息表,并留了血样,成为了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其实当时工作人员建议我留个血样,只是说关键时刻可能会救人性命,我也就没多想答应了。”李剑说,从那以后的很长时间都没有工作人员联系他,这件事情一度被他忘在了脑后,一直到2018年的10月份的一天,他在家中接到的一个电话。

“你好,你是李创吗?”

“对不起,我不是,你打错了。”

“那你是李俭吗?”

“对不起,我不是,你打错了,我挂了!”

就当李剑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对方说:

“我是银川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您的登记表上名字一栏有些轻微的污损不太好辨认,能否跟您核对一下您的身份证号码?”

经过核对,李剑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对方告诉李剑,他的造血干细胞与一位白血病患者初步配型成功,如果他同意捐献则需要做进一步的高比对分辨检查。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毕竟是一条生命啊!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岁月静好,但是当有人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没有不伸出援手的理由。”就这样,他便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两次请假到银川完成了捐献造血干细胞前要求的高分子辨识和全面体检,最终确认与这位北京的患者配型成功。

就在李剑将这个消息告诉他母亲的时候,遭到了妈妈的强烈反对。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而且是家里的顶梁柱,平时参加无偿献血自己都觉得心疼,回来都要给儿子做点儿好吃的补一补,更何况捐献造血干细胞人们俗称是捐骨髓,这还得了?按照中华骨髓库的规定,没有直系亲属的签字确认同意,李剑就无法完成造血干细胞的捐献。一边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另外一边是正在化疗等待造血干细胞捐献救命的白血病患者,面对这样的状况李剑陷入了两难。

李剑的妈妈拒绝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这给他的捐献之路埋下了一层阴影。虽然已经严词拒绝了儿子,但其实这位妈妈还是悄悄的用手机查询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的一些知识,并且听说附近有一个邻居几年前给自己的妹妹捐献过造血干细胞,她专门找到了那家人了解情况。当看到捐献者情况良好患者病情稳定,她也就打消了疑虑支持儿子的义举。

从确认各项指标都符合捐献要求开始,本就有锻炼习惯的李剑更是每天坚持锻炼至少半个小时,饮食、作息等方面也都格外注意,只为以最佳的状态完成捐献。他说:“三年前献血时,听志愿者讲捐献造血干细胞能帮助人,便没多考虑在中华骨髓库登记入库,当时一点也没想到如今能够帮助到别人。以往献血虽然知道能够帮助别人,但是不太具体,但这次,我能帮助的这个人是实实在在的,我觉得能干成这个事儿自己很幸福。”

1月11日,李剑和爱人启程前往西安,他将在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完成造血干细胞捐献。出门的时候,李剑的妈妈专门为他包了饺子,他在那天的日记里写到:“从家里出来的那一刻看见母亲眼角的泪花,嘴里说着没事没事、走吧走吧,路上多加小心,而我却头也不敢回,生怕多看一眼妈妈就会多一分担心。但是我明白这次捐献造血干细胞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能够给一个血液病患者带来健康,给一个家庭带来希望,是我最大的荣幸!此刻,我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快一些完成捐献,让我生命里的有缘人尽快康复!如果能够拯救一个人的生命,我乐意!”

来到西安,李剑在医生的带领下,参观了造血干细胞无菌舱。“无菌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面的患者不仅要忍受疾病的侵扰,更要忍受孤独和恐惧。无菌舱里的生活完全由医务人员在照顾,家人想要探视只能通过电话,一个月里吃喝都要经过严格监测、无菌处置,心理压力可想而知。”李剑说:医生告诉他,有些患者会偷偷想要跑出来,摆脱这种无助的感觉。“你可能想象不到他们的感受,对明天的恐惧,和没有家人朋友陪伴的重病生活,让他们的眼神特别无助,甚至有的病人24小时都拉着帘子不愿见人。我想,如果能够帮助哪怕一个人,都是一件对我人生而言最最有意义的事情。”

医生告诉李剑,即使身处这样的环境,这些病人其实也足够幸运,因为在中华骨髓库的血样中有适合他们的造血干细胞,还有一些病人则不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干细胞。参观完无菌舱回到酒店后,李剑失眠了,他在日记中写道“参观后,让我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我的选择可以点燃更多生命的希望。”

就在那个夜晚,李剑对第二天即将开始的动员剂注射以及之后的造血干细胞悬液采集充满期待,李剑的妻子和母亲却在捐献能否顺利进行、对身体健康有没有影响的担忧中一夜未眠。

即将开始的造血干细胞捐献情况又怎样呢?李剑的情况又如何呢?欢迎大家明天继续关注系列连载通讯:为了那个垂危的生命之二——粉红色的生命希望。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