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氧CEO金星:互联网本质是工程学,只凭情怀注定失败

2019-11-23 11:03 | 达峰网
11月22日消息,由创业黑马主办的“第十二届创业家年会暨产业加速大会”今日在北京举办,会议主题为“新一亿中流时代”。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获评2019“年度创业家”。

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的获奖理由:

他是互联网+医美产业的颠覆者。他用美丽日记和真实点评重构了医美产业评价体系,吸引了大量年轻用户;他力推医美电商,大幅降低医美行业的价格,让医美产业变得更透明、更美好。今年5月,他带领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

金星在获奖后的演讲中表示,创业非常难,常有人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但其实“九死一生”远远不能形容出创业真正的困难。创业者必须对创业这件事怀有敬畏之心,还要有分辨能力,知道创业过程中的失败是因为缺乏意愿还是缺乏能力。

以下为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过的演讲节选:

创业非常难,常有人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但是它真正的难度“九死一生”远远不能形容出来。中国过去30年累计诞生企业数千万家,但是所有上市公司加在一起,不管是A股、美股、还是港股,不算新三板,总计不到1万家,这是几千万分之一,甚至万分之几的上市概率。即使上市之后,也不是万事大吉。过去一两年大量上市公司破发,估值跌到了上市之前的几分之一。

之前看过美国的一个统计,美国所有上市公司的平均寿命是18年,所以哪怕上市了也不是万事大吉,大概率还是会被终结掉。以中国互联网行业为例,这是过去几年创业非常活跃的领域,过去20年拿到了C轮、D轮、E轮的互联网公司可能有数千家,但这么多互联网公司真正上市成功的不超过200家。哪怕到了D轮、E轮,已经是创业公司里的明星了,也只有十分之一的概率最终走到资本市场。

导致创业失败的因素太多了,比如选了不对的赛道,没有赶上风口,不幸地失败了;有时候是团队,当初亲密创业、海誓山盟的合伙人退出了,也会导致创业失败;这几年每年都在说资本寒冬,融不到资失败了……真的有太多因素。

我做新氧是第三次创业,前两次创业失败了,失败的时候就想,没有赶上好时候。后来仔细反思,真的是由于这些原因吗?我常常用一个方法分析一个事情成功或失败的原因,比如内部一个员工犯错误了,HR问我,这个员工犯错误了,要怎么惩罚他?我会问,他犯了这个错误,你认为是他的能力问题还是意愿问题呢?如果是意愿问题,我觉得要重罚。如果是能力问题,要轻罚。他很努力很拼,但能力确实不行,主要责任不在他。

任何一个结果,都可以拆分成意愿乘以能力。从这个角度看,绝大多数人的创业失败,都不是意愿问题。比如毅然决然从大公司出来,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创业,意愿是没有问题的,都很拼。动机极其强烈,有很强的韧性、坚持,性格、品德极其好。为什么最后绝大多数人失败了呢?其本质上是能力问能,能力涉及到很多方面。

没选中风口,是不是说明市场洞察能力不行、价值链分析能力不行呢?比如融资,融资也是一种能力,是不是你融资能力不行,你能力不行可以找FA,找专业的人帮你。比如你的创始人团队退出,是不是说明你的管理能力不太行,股权设计能力不太行,招聘能力不太行,或者组织升级能力不太行。你会发现每一个事情背后,本质上来讲都是某一种或某几种能力。如果意识不到这是能力的问题,只是怪环境、运气、外界的东西,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得到进步。当你认识到能力有问题的时候,好处就是知道怎么去提升自己。我这次融资不成,但别人成功了,那是不是我融资能力不行,我把融资能力拆分一下,是可以学习进步的。

除了这些能力之外,大家常常还忽略一个能力,就是做创业整件事的系统能力。我过去20年都是做互联网行业,发现很多人对互联网有一个误解。很多人以前没有做过互联网,今天觉得一切都互联网+了,互联网是大趋势,我有一个创意,认为这个行业加上互联网就会特别好,拉上几个人出来创业。

我常常在公司内部分享一个观点,我认为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呢?互联网的本质是工程学。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知道人类有史以来造过最复杂的机械设备是航空母舰,据说一个航空母舰超过1亿个零部件。10万亿级的巨轮,有很多武器系统、保障系统、动力系统,所有的零部件加在一起超过1亿个。而一个大型的互联网平台,类似于淘宝、天猫,几年前看过一个分享说淘宝这一个系统代码数超过30亿行,这是几年以前,还不包括支付宝和其他。

一个大型的互联网平台的复杂度其实是超过一艘航空母舰的,甚至数倍于航空母舰。做航空母舰或者造船,大家很容易理解这是工程学,没有十年、二十年的造船经验,绝不会说,我有个点子,我要造一艘船,因为知道这是一个工程。但是常常有人会说,我有一个点子,现在的互联网产品不好用,我要做一个新产品,然后就去融资,找一批人做,这很奇怪。

为什么大部分人后来失败了呢?做工程有它的客观规律的,需要很强的专业知识,有船舶工程、电子工程、桥梁工程,这些都是工程。这个东西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没有十年、二十年的积累,就是做不起来,甭管你有多强的意愿或者多强的天赋。有一位著名的相声演员做手机,不是没有情怀,不是没有意愿,他也极其爱好这个东西,但是为什么做不好呢?因为手机是个工程。没有十年、二十年的经验,很难做起来。

这是对我过去两次创业失败的反思,我认为自己过去太过于轻视创业,其实它对人的能力要求是极其复杂、全面的。以前我在一家大公司做得不错,觉得自己会做产品、运营了,就敢出来创业,缺乏对整个事情的敬畏之心,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那失败是必然的。

说到新氧,很多人对我们的认知还是医美的互联网平台。其实我们已经开始走入到消费医疗领域。今年5月份在纳斯达克上市,平台上已经有超过6000家认证的医疗机构,覆盖超过了300个城市。这一次在创业之前,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什么都没干,不着急搭网站、想创意,把整个行业调研了一圈。

之后把整个产业的产业链示意图画在黑板上,每一个产业链环节的金额拆分下来,这个产业一年500亿也好、1000亿也好,总是在很多环节流动的,每个环节多少钱。最后选择切入哪个点,看哪个环节投入资金最多。一个产业链投入资金最多的环节,一定是这个产业链最大的痛点。因为它是最重要的环节,所以最多的资金花在了那个地方。我们看医美行业最多的是花在营销上,比花在医生、药品、设备、耗材上的费用还多,说明这个行业最大的痛点是营销。所以进而说,需要解决营销的问题,解决两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所以我们提出了社区、媒体、电商的平台模式,成功解决了两边信息不对称,也降低了行业的营销成本,然后开始往消费医疗拓展。

我们的名字叫“新氧”,就是因为它不是一个只用于医美行业的名字,还可以用到大消费医疗。我们对消费医疗的定义,是跟严肃医疗对立的,严肃医疗是疑难杂症,其他的用医疗手段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健康都是消费医疗,像齿科、皮肤科等。

去年中国的医美行业市场规模是1200亿,消费医疗是5600亿,而且预计到2022年产业将达到11000亿规模,消费医疗是整个中国大医疗当中增长最快的品类。而消费医疗的痛点基本上跟医美行业特别像,供给非常混乱,价格也不均衡,消费者选择非常难,机构获客成本很高。

虽然新氧目前还是以医美为主,但我们的访问量已经超过了很多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同时与其他平台相比,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优势,如人群、路径选择等等,所以我们具备向更多领域扩展的基础。今年年初开始做齿科,到10月份齿科品类的收入已经增长了6倍。今后,我们会沿着这样的路径,继续拓展到更多的消费医疗领域。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