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下半场 这帮沪籍互联网公司是如何逆袭的?

2019-12-29 15:38 | 达峰网

自古以来,江湖、朝堂、职场总会被分成不同的势力流派。

中国的互联网江湖也不例外,以秦岭淮河为界,一南一北,形成了所谓的“北派”和“海派”。

“北派”给人的固有印象是务虚、讲排场、好大喜功,而以上海为代表的“海派”则务实、讲套路、精于算计。

但是,谈起上海近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历程,难免被老调重弹:诞生不了伟大的互联网企业,无缘当今互联网江湖的一众巨头大佬。证据便是无论PC时代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BAT和TMD无一坐落于上海。

多年过去,如今的上海互联网新兴势力早已逆势崛起,引领互联网新潮流。

工信部最新披露的《2019年1-10月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运行情况》显示,1月至10月,上海互联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7.1%,在东部地区排名第一。这意味着,上海互联网产业的增速超越了传统强市——杭州。

上海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后劲正在逐渐显现。以“海派”的拼多多、哈啰出行、依图科技为例,他们借助创新的思维与深耕的姿态,在一个个细分行业做到极致,将上海的城市积淀和营商环境优势化为竞争力并投射到全国市场,助推上海成为互联网新高地。

电商领域:阿里和京东夹缝中杀出的拼多多

拼多多爆发之前,在中国电子商务的市场格局中,阿里、京东两强相争已久,苏宁、唯品会、当当等第二梯队也依靠品牌调性及价值优势,牢牢把控着各自的目标受众。

随着中国小镇青年的崛起,低线城市仍有很多消费者追求低价,被主流平台边缘化的浅层需求逐渐走上舞台。因为对于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来说,他们需要的可能并不是网红吹风机,也不是上千元的洁面仪,而是用合适的价格,买到一点生活的品质感和仪式感。

2015年9月创立于上海的拼多多,就是这片下沉市场的掘金者之一。

拼多多只用了34个月就完成了从成立到纳斯达克上市的全部过程,且市值迅速超越百度、网易等互联网巨头,成为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甚至一度超过京东——两个月前,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对内宣布,公司最新季度的真实支付GMV已经超过京东。

拼多多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Q3营收为75.139亿元,同比增长123%。截至2019年9月30日,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5.363亿,较上一季度增长5310万,创上市以来最大单季增长。同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8月中国全国网上零售额64393亿元,名义同比增长仅16.8%。也就是说,拼多多增速接近行业均速的9倍。

拼多多将自身定位为“新电商开创者”,其成功原因从表面上看是将娱乐、社交元素植入电商运营,开辟社交电商的道路,充分吸收了社交与下沉市场用户的红利。深层次上看,它以农产品供应链为起点,推动了一场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供给侧改革,构建了一套不同于传统零售模式、而是持续弱化中间渠道、推动价值回归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新的商业体系。

简单来说,与传统的货架式电商漫长的购物流程相比,拼多多的社交拼团购物模式不需要消费者下载并注册不同的App、绑定支付账号、横向对比各个产品、在论坛与同伴讨论优劣,只需要点开熟人的推荐链接,衡量这样的价格是否值得购买,然后直接用微信付款。

购物流程的简化,不仅缩短了购物决策的时间,同时通过社交裂变的营销方式使得离散需求聚集起来,形成局部的规模效应。随着无数具有同样需求的人下单,一次订单采购的数量扩大到可以直接对接上游生产商。

回顾拼多多的成长道路,它在高歌猛进的同时,也遭遇了被唱衰、被针对、被模仿。在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的夹击下,以及在初期陷入山寨货风波、后期商家被迫“二选一”的情况下,拼多多硬生生地挺住了,成为电商领域逆势崛起、夹缝中成长的典型代表。

拼多多作为上海新兴互联网企业,改变了“南阿里、北京东”的电商格局,使上海成为中国电商新的一极。黄峥特意将上市仪式选择纽约、上海两地同时敲钟,还曾在公开信中强调“拼多多是一家根植中国、根植上海的公司”。

出行领域:ofo和摩拜厮杀中崛起的哈啰出行

在出行领域拼杀至一地鸡毛的当下,滴滴饱受舆论风波,一度成为资本追捧对象的ofo带着巨额负债黯淡离场。与互联网浪潮下的诸多领域一样,出行领域在近些年所经历的过程,实际上是行业从乱象到统一的规则重塑。

这种情况对于超一线城市上海来说,是一个在风口消散后将相对成熟的出行领域纳入囊中的绝佳机会。例如,成立于2016年下半年的上海互联网公司哈啰出行,就在竞争激烈的过程中逐渐逆袭上位。

(图 / 哈啰出行)

众多周知,共享单车曾是互联网经济的风口。而摩拜和ofo无疑是典型代表,前者成立于2014年,后者成立于2015年。短时间内,两家公司的共享单车遍布全国,并将业务拓展至海外市场。它们成为资本宠儿,老板们也成为年轻有为的楷模,一时间风光无限。

相比之下,起步较晚的哈啰单车远没有上述两家公司的风光和幸运。由于哈啰单车入局的时候,资本对共享单车的热情已经趋冷,ofo与摩拜为了抢用户、抢市场,竞争激烈到过度补贴,以至于原本成立的商业模式变形走样。

哈啰单车早期投资人GGV资本合伙人李浩军称,“过往的经验是,老大、老二打仗,老三被打死。哈啰单车的逆袭可以被商业案例写进教科书,逆袭并不容易。”

在各方均不占优的局面下,哈啰单车接连做出的两大决策,让其成功突围。

一是与上文提到的拼多多一样,开拓二三线甚至三四线市场。在资源不足以与行业第一、第二PK的情况下避其锋芒,此举让哈啰单车在一线城市以外建立了牢固的根据地,同时也逃过了在一线城市厮杀、资源消耗过度最终倒闭的厄运。

谈及这个决策的初衷,哈啰单车CEO杨磊的一句“所谓的农村包围城市,其实说到底就是因为没钱,没办法和摩拜、ofo两个玩家直接在一线城竞争”,或许透漏出了当时的真相与无奈。

幸运的是,哈啰单车在这场共享单车的博弈中押对了牌。

二是率先在行业推行全国免押金,直击用户痛点。在共享单车高速发展的同时,押金问题一直被用户吐槽,并引发监管机构注意。尤其是2017年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押金难退回更是加剧了用户的担忧。

2018年3月,哈啰单车宣布在全国范围开启信用免押金服务,此举将哈啰用户规模提升一大台阶。两个月后,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称“哈啰单车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总量超过前两者之总和。”

短短几年,哈啰单车便从“一手差牌”跻身共享单车行业第一,成功实现逆袭,并于2018年9月升级更名为“哈啰出行”,开启了综合、一站式出行平台的新征程。

截至2019年9月,哈啰出行注册用户超过2.8亿,累计骑行总里程达189.8亿公里。以哈啰单车为主的出行产品进入360个城市、340个景区,从一线城市到下沉市场全线渗透,为用户提供智能化共享出行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哈啰出行曲折发展的道路上,其在人工智能等技术和技术人才培养方面的投入未曾间断,为推动共享单车智能化运营打下坚实基础。

以运用人工智能技术规范两轮停车这一细分领域为例,面对共享单车在城市无序停放的难题,哈啰出行推出行业首个应用级别的自适应蓝牙电子围栏,俗称“蓝牙道钉”,用以引导用户在规定区域内有序停车,实现单车停放智能化管理。该技术亚米级别的测试成功率达到95%以上,在行业内居于领先地位,已申请了近20项专利。目前这一示范应用已试点落地。

此外,哈啰出行还围绕以“哈啰大脑”为核心的智慧运营体系,通过技术来提升用户骑行体验。以哈啰出行的“智能调度+智能派单”模式为例,“哈啰大脑”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技术,预判车辆骑行需求,即时向运维人员输出调度指令,具体包括去附近哪些站点调度闲置车辆、调度多少车辆以及最优的调度路线等。

以成都天府新区丽景路段为例,由于离上班集中区域较近,公共交通不太方便,附近的白领通勤主要依靠共享单车,通勤高峰期单车骑行需求量超过1000辆,容易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哈啰大脑基于这一现实情况,实时向运维人员发布调度指令,以此来更好地满足用户出行需求。

随着两轮出行方式的广泛普及,共享单车逐渐成为与公交、地铁并行的城市三大公共出行方式,不但激活了城市交通的“毛细血管”,也有效地缓解了城市交通线路拥堵压力。

(图 / 哈啰出行)

未来,哈啰出行还将基于中国每日超10亿频次的两轮出行需求,不断全面构筑两轮生态体系。以共享单车为基础流量入口,哈啰出行推出助力车业务作为城市中短途出行的补充和优化,处于细分领域领导地位。

跟拼多多一样,哈啰单车丰富了上海互联网生态,在出行这一重要领域让上海互联网有了重量级玩家。

人工智能领域:上海人工智能缩影依图科技

2019年,美国把人工智能提到了国家战略层面的高度。而早在两年之前,中国就把人工智能发展写入了国家发展战略。从全球视角看,AI已经是中美双引擎的时代。但人工智能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目前只是刚开始上坡。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上海吸引着国际顶尖人才和跨国企业,加速上海接轨全球科技创新体系。同时,上海向海内外各大人工智能企业开放应用场景,打造世界级的标杆应用。

在上海这片创新土壤的培育下,在大量优质的科技、教育、医疗、文化资源的滋养下,不少人工智能企业不断蜕变,持续输出优质的智能化产品及服务。数据显示,上海拥有人工智能核心企业1000余家,位居全国前列。

以上海本土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依图科技为例,它的诞生、发展可谓上海乃至整个中国AI发展的剪影。

2012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统计学博士、师从霍金弟子的朱珑回国创建依图科技。成立7年时间,依图科技已经在集成电路、生物制药、医疗健康、智能芯片等战略新兴产业实现突破性进展和落地实践,成为全球极少数拥有全栈人工智能核心自研技术的创新企业,在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语义理解、智能决策、AI芯片等领域都达到全球领先水平。

在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主办的有“工业界黄金标准”之称的人脸识别测试(FRVT)中,依图科技蝉联三届冠军,迄今保持着这项技术在全球的最高水平。除此之外,与华西医院联合发布肺癌临床科研智能病种库和肺癌多学科智能诊断系统等,都是依图科技发展历程中的里程碑事件。

2019年2月初,全球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正式发布了2019年度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排行榜“AI 100”。6家中国公司入选此次榜单,依图科技作为上海唯一一家企业入围。

(图 / CB Insights)

依图科技已经成为上海发展“人工智能高地”战略的代表性企业和重要力量。目前,依图科技在助力上海市各领域人工智能应用上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深度参与上海各项智慧城市建设。

例如2019年11月份,依图科技与上海市徐汇区政府签约,双方将在智慧医疗、智慧教育、智慧城市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

据悉,在本次合作中,依图科技将把其核心技术研发团队聚焦在徐汇区布局,并加快推动研究成果的落地。同时,依图科技也将协助徐汇区政府构建AI人才培训与教育体系,为上海培养更多的AI专业人才。而徐汇区政府将全面落实战略合作协议,为依图科技提供总部建设、技术研发、应用场景、数据开放和人才引进等方面的全方位支持。

未来可见的是,随着更多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不断加入、成长,以及新兴力量的日益发展壮大,以依图科技为代表的上海人工智能领域或将持续领跑全国甚至全球。

结语

十年之前,曾因为错过BAT,上海与互联网巨头失之交臂。十年之后,在巨头转身的空隙中,上海的互联网新势力强势崛起。

除了上述三个企业,上海还有携程、小红书、B站、喜马拉雅等代表,它们也以“消费者为中心”,借助上海的技术优势、人才优势,在新经济兴起的浪潮中,走出了差异化道路,铸就了互联网阵营的上海力量。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