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盲盒!厦门玩家数量保守估计有四五千

2019-10-09 16:11 | 达峰网

■盲盒受到一些年轻人特别是女性的喜欢。

■盲盒实体店进驻商场。

台海网10月9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最近,“盲盒”一词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所谓盲盒,是因为在没被拆封前,玩家永远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玩偶。真正让盲盒进入大众视野的,不是其设计、题材,而是价格的非理性上涨。闲鱼(网络二手交易平台)在今年年中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有30万盲盒玩家通过平台进行交易,盲盒月发布量增长320%。

在厦门,也有不少的盲盒玩家,其中以女性为主。

从线上玩到线下 厦门爱好者仅微信群里就有四五千人

90后赖雨琳在2015年就开始喜欢上盲盒。那时,厦门还没有盲盒实体店,她更多是选择在淘宝上购买,或者是在闲鱼上和其他爱好者交换。几年下来,她在买盲盒上投入了上万元。她说:“我觉得自己是相对理性的,投入符合我的收入。”

去年以来,厦门陆续出现了多家盲盒主题店,万象城的泡泡玛特,宝龙一城和SM城市广场的酷乐潮玩门店,此外厦门部分书店、影院里也有盲盒在卖。泡泡玛特还在SM二期等地推出盲盒机。有了实体店,赖雨琳有时也去实体店买盲盒。赖雨琳估算了一下,她的盲盒增值部分并不是像网上讲的那么夸张,“投了1万多元,现在大概值2万多元,整体升值一倍是有的”。

这些年下来,赖雨琳加了不少厦门的盲盒收藏交流微信群。“厦门几乎大一点的盲盒群,我都有加进去。”她说,每个群都是500人的,而且都是厦门的,如果忽略重复的人,光是这些群就有四五千人。“玩盲盒的女生居多,多数人并不会一掷千金去买”。

80后的陈小依也喜欢盲盒。她的第一个盲盒是朋友送的,那天,她有些不开心,拆开盲盒后,心情马上好起来了。之后,射手座、小厨师、爱神丘比特、爱吃的萝卜……她开始陆陆续续收集。她说,自己不是为了买全整套的而去收集,而是习惯在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随机抽取一只。

林女士是厦门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她办公室里2米高的书柜放满了自己买的盲盒。这些年来,她在盲盒上投入不菲,但仍然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

天猫数据显示 一年花费2万元以上玩家已超20万人

国庆假期,市民小郑去泡泡玛特抽盲盒。挑了半天,小郑只买了3个盲盒。她对记者说,她只是觉得喜欢的才去买。如果没有自控能力,想着把盲盒集全,一旦有了第一个,就会想要第二、第三个,接着是整套、隐藏版、限量纪念款、设计师联名款,要是这样买下去,自己在经济上的压力肯定会非常大。

以当下最红的一款主题盲盒为例,59元的盲盒隐藏版在二手市场,价格被炒到1000元到2000元,如果是和日本知名设计师大久保博人的合作款,价格动辄就是上千上万元。

在闲鱼上,来自厦门网友发出的盲盒出售的帖子非常多。昨天上午9点40分,家住杏林的网友“chynvst”刚在网上以单价59元下单两只HelloKitty45周年限量版的盲盒,马上就以35元每只的价格要卖。记者问其原因,她回复说“买重了”。在厦门区域的闲鱼帖子里时不时会出现“急需回血”“退坑盲盒”的字眼。

天猫的数据显示,一年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元的玩家已经超过20万人,其中95后占了大多数。赖雨琳说,在逛盲盒店的时候,有时会遇到初中生模样的未成年人来买盲盒,她不建议没有经济收入的孩子来玩盲盒。

盲盒玩具原本是小众爱好 被资本和“黄牛”带离原有轨道

眼看潮玩加盲盒的模式能带来大量利润,一些公司也在想方设法加入这条赛道。比如,晨光文具旗下的九木杂物社。更夸张的是提供激光解决方案的创业板上市公司金运激光,也试图参股孵化盲盒业务的玩偶一号。正在上映的电影《攀登者》与餐饮品牌呷哺呷哺合作,推出了一系列以电影角色为原型的盲盒……

夏萌猫创始人李延也参与这类收藏,不过,他收集的是潮流玩具,与盲盒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李延说,盲盒是潮玩的一种,而且只是入门级别。虽然很多隐藏版和限量版盲盒动辄被炒到上千元,但进阶版的潮玩价格更高,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还要排队、抽号。很长一段时间,盲盒都属于小众群体的玩具,即使有交换和交易也多集中在爱好者之间,远不像现在,被资本和“潮玩黄牛”带离了原有轨道。

李延说,其实盲盒不是什么新玩法,风靡日本近50年的“扭蛋机”就是常见的一种。对80后来说,童年疯狂收集的小浣熊水浒卡也是盲盒的初代形式。盲盒热能够持续多久,还要打个问号。在年轻人中,老派的收藏品比如紫砂壶、邮票等,可能无法引起共鸣。而像盲盒、扭蛋之类的却能成为共同的话题,再加上微信群的兴起,为盲盒文化提供了生长的土壤。

分析

迷上打开的惊喜

很容易让人上瘾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晋岗说,从心理学的角度看,盲盒满足了人们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所以不少人迷上了打开盲盒时的惊喜感觉。从营销策划的角度来说,盲盒这种产品设计和传播方式很容易让人上瘾。盲盒有“成套”的特殊性,玩家为了凑齐一个系列或是收集一些隐藏版,会不断去购买,增加消费次数。如果不喜欢还可以再卖出去,这让人觉得损失也不会太大。但是,玩盲盒一旦成瘾,可能就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因此,玩家在买卖盲盒时,一定要掂量下自己的钱包,量力而行。

短评

疯狂火爆的盲盒

终将成“明日黄花”

本报记者 陈进容

每一种新兴消费业态,背后必然迎合了某种社会心理。盲盒作为商品,其起源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但在今年一下子引发社会关注,其背后蕴含的商业道理和社会心理,本身就值得探究。

“一入盲盒深似海”,这一句话,已经概括了盲盒带给消费者的一种心理刺激,不少人之所以迷恋盲盒,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对未知奖励的期待。不光年轻人,不少中年人也愿意为盲盒而花费巨资,这种看似新兴的盲盒经济,背后的商业道理,其实还是根源于古老的社会心理。

原价59元的产品,在二级市场能被炒高几十倍,这种爆燃的热情,是否能逃得掉“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规律?盲盒再让人迷恋,毕竟是工业化的产品。不可否认,它的兴起离不开积极的创新创意元素,但所有的工业化产品,最终逃离不了稀缺性的逐步稀释,盲盒消费的热情也终究会产生边际效应。也许不久的将来,盲盒热将成为人们“闲坐说玄宗”的“明日黄花”,但每一种在消费经济中掀起浪花的新兴业态,都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探知。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