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销量百亿的保肝药,只有中国人吃,无一通过

2019-07-21 16:50 | 达峰网

日前,一篇名为《中国患者一年吃掉百亿元保肝药,然而国外根本没这药》的文章在医药圈广为流传。

 

文章指出,患者林云在接受肺结核治疗时,由于大量服药出现了胃疼、关节痛、精神消沉、腹泻等一系列副作用。而在他长期服用的治疗方案中,用于保肝的水飞蓟宾胶囊与护肾的中成药至灵胶囊并不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所推荐的四种一线抗结合药联合治疗方案。

 

肺结核在国内是一种可以称之为“常见”的疾病,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新发病的肺结核患者近90万人,其中有3万多人死亡,结核病年发病人数在全世界高居第二位。

 

除了肺结核病人,中国还是全世界人数最多的肝癌病人,4亿左右的各类肝病患者。而他们,都是保肝药的主力消费人群,有数据统计,中国人一年能吃掉上百亿的保肝药。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从水飞蓟宾、双环醇、谷胱甘肽等化学药,到益肝灵、保肝丸、葵花护肝片等中成药,这一大批被统称为具有保肝作用的药物,已在临床中被大量使用。

 

在国内外医学界,治疗肺结核一般都会采用世卫组织(WHO)推荐的抗结核药联合治疗方案,多种抗结核药物配合服用,而并未指出针对药物性肝损伤需要额外服药。

此前郑州大学一附院感染科主任孙长宇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滥用保肝药不仅会增加肝脏的负担,同时一些保肝药长期在体内蓄积,还会对肝脏造成损害。另外,会增加患者对药物的依赖心理,进而干扰肝病的治疗和用药。

 

事实上,有多位业内人士向健识局表示,迄今为止并没有真正一款保肝药通过了临床试验,证明自身对于患者治疗具有明确的疗效。

“临床上治疗病毒性肝炎还是以抗病毒药物为主,以保肝药为辅。有些情况下,只需要用抗病毒药物即可。”孙长宇表示。

 

以临床常用的护肝片为例,护肝片是目前根据欧内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早期肝硬化以及化疗药物肝损伤的常用中成药,自1995年收载于《中国人民共和国药典》,由柴胡、茵陈、板蓝根、五味子、猪胆粉和绿豆组成。

 

这和其他很多中药保肝药一样,在缺乏大量样本临床研究前,护肝片就已被广泛用于酒精肝、脂肪肝、药物性肝损伤、肝细胞纤维化、慢性肝炎等疾病的治疗。

 

目前护肝片的有效性机制显见确切的报道,文献多来自临床应用体会。另外,受本身实验条件限制影响,护肝片多数临床前毒理性研究的研究时间过短,不良反应以肝肾不良反应为主,其他方面少见提及。

 

截至目前,在肝病药物治疗领域的普遍说法是,服用保肝药物,一是预防肝损害,二是在肝损伤真正发生时,用保肝药来治疗。

 

这一思路也让保肝药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并快速增长。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肝病用药总体消费超过600亿元规模。同时预测,2020年中国护肝降酶药市场高达120亿元规模。

 

中华医学会肝病分会前任主委、北京友谊医院肝病中心教授贾继东于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很多药物可以暂时降低转氨酶,或者改善化验指标,但对病毒学指标没有真正的效果,不会对肝脏带来真正的好处。“要慎用、少用、合理应用。盲目、大量地用,会造成对卫生资源的极大浪费,也不会达到真正的效果。

 

尽管在国家监管部门已下决心大力清除辅助用药在临床上的使用,但应在法律层面形成准入与退出机制。

 

2019年7月1日,《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公布,收录了神经节苷脂、奥拉西坦等20个品种,对其使用情况进行重点监控,而保肝药并未位列其中,未来目录调整“有进有出”应是常态,接下来肯定还要发布第二批、第三批目录。

 

事实上,业内普遍认为,保肝药作为处方药被纳入我国医保并被普遍“滥用”,这不仅对患者自身无益,昂贵的保肝药还进一步增加了患者们的用药负担。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