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社团开辟家园共育新空间

2019-10-13 14:49 | 达峰网

随着与家长互动机会的增多,我们越来越意识到目前幼儿家庭教养中存在两大难题:一是幼儿家庭生活内容单调,如电视保姆、电脑手机游戏成瘾、户外活动缺乏等;二是同伴缺乏问题,比如幼儿缺乏同伴、家长缺少教养伙伴等。

基于此,我园开展了幼儿园亲子社团的开发与利用实践研究,试图通过建构“幼儿园亲子社团”这一新的家园共育组织,促成家庭与家庭之间利用空闲时间,开展经常性的亲子社团活动,使家庭和幼儿园的教育空间得以延伸,为幼儿创造更加良好的成长环境。

幼儿园为亲子社团提供“拐杖”

亲子社团以幼儿园为引领、家庭为主体、家长为主导自愿组织,数个家庭的家长与幼儿共同参与,以共同爱好或目标组织活动。

社团未成形时,教师作为社团的发起者,通过问卷调查了解幼儿及家长的需求和兴趣。根据不同群体的需求成立不同性质的社团,如学习型社团、娱乐型社团、运动型社团、生活体验型社团、科学探究型社团等。社团成员包括幼儿、家长、教师及顾问等其他人员。每位家长承担社团的某种角色,如社团社长、导师等。

社团成立初期,家长还不具备用教育的视角组织活动的能力,在开展活动中,我们发现家长经常以自己的意愿为幼儿选择活动、粗暴干扰幼儿活动等。这些做法导致幼儿在活动中处于被动从属地位,从而丧失活动兴趣。因此,在这一时期,幼儿园发挥主导作用,通过开展培训并具体指导活动,培育社团导师。

首先,教师作为活动的发起者、策划者、组织者,帮助家长修改活动方案,提醒家长需要关注的问题,以自身专业的示范,带领社团家长科学、有效地开展活动。

其次,幼儿园通过直接培训让社团不同层级的成员了解相应的社团管理知识。

社长培训的重点包括幼儿园亲子社团的基本认识、组建亲子社团的策略、管理社团的方法等。导师培训的重点包括亲子社团活动计划制定、社团活动方案的设计、亲子活动的组织策略、与幼儿互动的策略等。

对亲子社团家长骨干的培训分园级培训和班级指导两部分。园级培训面对所有骨干家长,培训内容为亲子社团的共性知识和普适性策略。班级指导则是根据班级中社团的具体情况,单独面对三四个成员,解决具体问题。

此外,幼儿园还通过制定《社长工作手册》《导师工作手册》等方式,提供家长在社团工作中的重要信息,以备所需。幼儿园还单独成立社团办公室,幼儿园管理层定期对亲子社团各职能部门进行培训,帮助导师顺利开展工作。

在家长引导下发挥幼儿主体性

社长、导师接受了较长时间的指导与培训,社团活动日渐成熟,教师逐渐退位,家长成为活动的发起者、策划者、组织者。下面以成熟型的亲子社团活动“我来做烧烤”为例,呈现家长引导下的亲子社团活动开展策略。

首先,活动策划尊重幼儿的需求和看法。运动社团在一次骑游活动中,路过河边时发现有人在烧烤,有些幼儿于是提议做烧烤。通过参与幼儿园亲子社团关于“捕捉幼儿兴趣”专题培训,身为导师的宸宸妈妈立刻抓住幼儿的兴趣点。骑游活动结束,大家开始策划“美味烧烤活动”。

幼儿是社团活动的主体,只有选择自己熟悉、喜爱的内容,幼儿才能成为社团活动真正的主人。于是,社长召集所有成员召开活动策划会,并把问题抛给幼儿:“既然你们这么想开展美味烧烤活动,那制作美味烧烤需要准备哪些材料?”关于烧烤的话题,一发不可收。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讨论起来。在家长导师的引导下,幼儿将所需的材料、数量通过表征一一记录下来。

活动策划过程中,社团导师一改往日的包办,学会了尊重幼儿。家长用商量的口气循循善诱,以平等、信任的姿态和幼儿探讨问题,不但商讨出了活动方案,更拉近了家长与幼儿的距离,确保了幼儿的参与。

其次,在活动组织开展过程中关注亲子互动。幼儿和家长拿着采买清单来到超市,寻找、购买相应物品。与此同时,后勤保障组勋勋的爸爸通过考量安全、活动地点远近、经费等问题,最后确定了活动地点。

带着幼儿采购的食材,运动社团开始了美味烧烤。幼儿与家长分好工,大家各自负责搭火、加炭、洗菜、穿菜、洗盘子。负责摄影的雪儿妈妈不停地按下快门,记录幼儿的行为。

运动社团成立初期,成员职责已经制度化,所以到了活动现场,所有人都能明确分工,有效开展活动,并确保幼儿参与。而且,通过前期培训,家长从活动的主导者,自觉变成幼儿的助手、玩伴,甚至是鼓励者。家长退到幼儿身后,鼓励而不指挥,参与但不干预。与此同时,家长在活动中始终作为观察者,在幼儿需要帮助和鼓励时恰当出现,引导幼儿自主解决困难。比如丫丫一脸沮丧地看着手中的土豆片,就是不会穿。正当她准备放弃时,丫丫妈妈拿起一片土豆,在一旁做起了示范,并鼓励她试一试。在妈妈的指导下,丫丫终于成功了。

再其次,活动评价关注幼儿经验生成。烧烤活动结束后,导师妈妈组织了一个小结会,让幼儿谈谈自己做得最棒的和不够好的地方。瑶瑶抢先说:“今天买菜,是我自己跟老板沟通的,我很开心。”雪儿不太开心地说:“今天勋勋的竹签戳到我两次,很痛。”导师妈妈回应道:“竹签很锋利,一不小心就会戳伤别人和自己,那我们该怎样保护自己呢?”问题一提出,幼儿纷纷给出各自的建议。最后,导师妈妈提议大家将“美味烧烤”活动画下来,回到班级中同别的幼儿分享。

幼儿的自主性评价不但有利于提升其语言表达能力,还能提升其自我认知。而且,通过自主评价还可以延伸出一些新的内容,比如自我保护的方法等。这种自我评价,包含了幼儿的情感体验、同伴互动以及问题的讨论与解决,对幼儿成长具有潜在的意义与价值。

为所有社团成员提供成长机会

亲子社团活动的常态化,大大增加了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提升了陪伴质量,同时使社团所有成员都获得了成长。

首先,“爸爸”回来了。幼儿园亲子社团活动利用休闲时间,将“见不到”的爸爸聚拢到幼儿身边,与幼儿一起活动,特别是足球社团、篮球社团、棋类社团、登山社团等以爸爸为主体的社团活动,增加了爸爸的参与感,提升了他们的成就感。他们与幼儿、与家庭的关系都得到了改善,对家庭教养环境的优化起了重要作用。爸爸对家庭教养生活的回归,成了亲子社团影响力的新视点。

其次,家长有教养伙伴了。幼儿园亲子社团从创建至今,受到幼儿和家长的广泛喜爱,每年都会成立30多个社团,全园300多个家庭都参与了相应的社团。一个个小群体组织形成了一种新的教养空间,在传统核心家庭和正规教育的幼儿园之间衍生出一个新的生活空间,这也带动家庭和幼儿园生长出一种全新的共育状态。

每天离园后,原来安静的幼儿园变得生机勃勃、人头攒动。操场上有足球或篮球社团在运动,教室里有手工社团、棋类社团在游戏,功能室里童话剧社团、厨艺社团等忙忙碌碌。到了周末、节假日,社团成员走进大自然登山、远足、骑游、探索,或者到某个社团朋友家聚会。亲子社团长期有目的、有计划的活动,不但让每个家庭和谐了,幼儿家长之间关系也更密切了。

再其次,幼儿会交往、会合作了。亲子社团为幼儿提供了稳定、长期的同伴交往机会,幼儿与父母、与同伴、与其他家长等多重交往关系不断地在社团活动中发生发展,促使幼儿的社会交往能力不断提高。连续两年,我们对参与亲子社团的幼儿进行追踪,发现幼儿与人交往的主动性、合作性、沟通能力等都有显著提高,胆怯型、拒绝型、失控型交往问题明显改善。此外,幼儿的探索能力、动手能力、运动能力、表达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等都得到了发展。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fa4838731@gmail.com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